Olive%20Kitteridge     

 

   被來勢洶洶的颱風阻去我出門走跳的腳步、趁此得空鎮日端坐在家,於是有時間追補荒廢多時的看影集進度。

  

   看了獲得今年第67屆艾美獎高達13項入圍的HBO迷你影集Olive Kitteridge(中譯:《愛、當下》),共四集、一集長約一小時,這部小說(由Elizabeth Strout所寫的同名小說《Olive Kitteridge改編而成的影集,濃縮了一名世居緬因州的退休國中教師Olive Kitteridge25年的人生-看她在表面看似漫長而平凡的家庭與婚姻生活中,在不同人生階段裡,經歷各種令人窒息、難堪、糾結的生命考驗與心靈關卡;看這個長期沈浸於重度抑鬱的女人,帶著她原生家庭的悲傷記憶,與她生命裡的夫婿、獨子、情人、學生等不同生命伙伴亦是對手的人們,碰撞並交織出一首接一首的生命悲歌。

 

      故事中,生命被呈現以悲傷、壓抑、苦悶、無力回天的徒呼負負似乎,難以承載的各式悲傷,與伴隨前仆後繼的這許多悲傷情節們、所加諸給人們的瘋狂,成為貫穿人生這場大戲裡,最真實的唯一的主角、亦是頑強不變的本質。

 

“We’ll get over it… in time.” (我們遲早會熬過去的。)Olive的夫婿Henry曾如是對她說。而在過盡千帆後他對Olive說完這句貌似想要將彼此無以名狀的生命疙瘩一筆勾銷的話後不久,他便中風倒下、沈默而呆然地面對他自己生命的暮年了

 

Olive經常讓周邊的人難以招架的過份坦率特質,也許只是想對世人證明-嘿,各位,老實點、醒醒吧!人生裡,沒有所謂的灰色地帶、沒有過盡千帆、更沒有船過水無痕這回事與人為善與偽善,不過是一線之隔;故做堅強與逞強之間的異同,可能也是一樣的道理。Olive終生甩脫不掉的深沈憂傷、嚴峻的冷漠及強悍性格本色,打從她原生家庭的父親開槍轟了自己腦袋那一刻起、就深烙在她的心上,帶著原生家庭的憂鬱DNA,無法完全從憂鬱深海上岸的Olive,何嘗沒有打從內心希望別人對她好一些?但她這樣的渴求,顯然沒有被好好正視與被滿足;懷抱缺憾與傷痕苟活如她,要如何對別人多好?若以此角度去試圖看待或理解Olive何以苛刻無情至此,我能理解的是-她也只不過是在竭盡其所能接納並對抗她生命裡一個接一個、看在慧黠如她的眼中、乖離而荒謬的諸種真實罷了。

 

她或許可以更早選擇兩手一攤、雙腿一伸,學她父親早早槍斃了自己,徹底放下對生命中的一切乖張人事物的正面期待與包容,不再虛矯地違背自己、不需疲於對外應付、容忍及解釋。

 

可憎的,到底是習慣口出惡言、態度惡毒的她?抑或是那些在她生命中出現的、令她在理智與感性上皆難以心悅誠服地理解的人事物?

 

真正瘋狂的,究竟是Olive自己、還是這整個世界?

 

"It baffles me, this world.

But I don't want to leave it."

--Olive Kitteridge said in Episode 4 《Olive Kitteridge》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