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機緣使然,閑逛所到之處,有幸進入有深度的店,連番在其中翻看到「有深度的字」。

    禮拜六,在忠孝東路四段某條少人煙的寂靜小巷,發現VVG Something--好樣本事,一間難以歸類的小店。店裡甚麼都賣、甚麼都不奇怪。我在小店左彎右拐、好奇地隨便看任意摸。光是筆記本,除了市面罕見的印有打字機敲出的字樣為襯的小本子之外,還有內頁皆是稿紙綠格子的筆記本,內頁舒軟吸墨、專給毛筆寫用的老式小簿子 (印象中老爸珍藏他念初中時的作文本子就是這種材質! 那是個書寫與修改皆需用毛筆的年代...)。文具也很復古,皮尺、木尺、鉛筆... 生活道具更是掉入時光隧道的大驚奇--琺瑯製的多層便當盒與水壺、手工木刻的廚房調理道具、大小不一的秤子、昭和時代的電燈泡... 店裡還有從荷蘭、英國運回的老木家具,一把把磨刻痕跡明顯的單人椅與書桌,均是獨一無二且穿越時空的存在,我逐把試坐,驚訝於完全服貼我每一吋背脊與腰臀的作工,那是我在IKEA或力麗傢俱應當找尋不到的,極合理又溫暖的人體工學。

    回到一進門左手邊的黑色書櫃前頭,我發現中層暗藏了一疊筆記本。來自新加坡booksactually手工製作的短句筆記本,純白色紙頁上,印上打字機一字一字敲印上去的深刻字體,也許是數句短詩、也許是來自某篇散文的摘錄好句。小店也賣打字機 (是一種關連銷售吧!?),有英文的、甚至還有一台韓文打字機哪! 其實,店中央的大擺桌上,還放了如山堆積的設計、料理、生活風格外文書。Gosh! 我開始好奇這小店的老闆,進銷商品的訴求了...

    這間小店,就跟我用手指尖小心翼翼撫觸的,那佈有打字機印字的筆記本一樣,刻滿難以言喻的,深度。

    深度裡,蘊藏著「理想」,那是一種或許不能當飯來吃、但沒有吃到就絕對讓生命虛度如嚼蠟的,養分。

    店裡的服務人員看我認真翻書,淡淡笑說,這裡的書,是我們獨家拿到的,誠品不見得有賣喔!

    好勇敢! 我看見的深度,此時變的更加深刻了。

    隔天到好久沒去的永康街晃晃,走進上一次過門不入的舊書攤「地下階」,我看到更為滿坑滿谷的深度之物。店裡撲鼻而來是一股很有歷史的氣味--因為到處是二手書、CD、影碟、還有很多未完成整頓上架的雜物,用不是很優雅但絕對自然的姿態,隨意散落。據說這店與莽葛拾遺是同一人經營,難怪。角落有很多寶,比如老式收音機、黑膠與唱盤;很多把樣式與風格互異的大小椅子,想拿幾本老書坐下來慢慢看時,不愁沒位子。

    我隨機把腳步停在某一櫃書面前,隨手抽出幾本,書頁上全是現已絕跡不用的鉛體字!! 

    鉛體字,力透紙背,不必出力去摸,指尖輕輕一碰的瞬間就摸透了每一個字與標點符號。泛黃薄脆的紙張、深刻立體得有若浮雕的鉛字--深度,又再度向我的眼簾飄了進來。讀鉛字印成的書時,一股特別容易沉下心的專注不知怎地在心底漾出來,我本是站著,後來偶然地一往後挪步、小腿恰巧卡到了一張小木椅、於是順理成章抱著書坐了下來,不一會就連看了三本民國60-70年間出版的鉛字書,都是通順好讀的大眾散文集,其中兩本還是字右邊搭著注音的國語日報出版的《方向》,看似八股的封面及編排,打開細讀才發現,作者下筆用字的精簡與準確,每字每句都是當頭棒喝。這彷彿就是那個年代的《心靈雞湯》或《秘密》... 每個年代的煩惱與問題,原來,都是一樣,困擾世人的,從來沒有消失與解決過啊!

    有意思的店,有深度的字,有著舊時光舊方式沉澱撫慰心靈的,一個週末散步。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