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早在我嬰兒時代就開始困擾著我的皮膚過敏

在看了很久的西醫皮膚科 擦遍各種藥膏都無起色後

我決定遵循古法 嘗試同事親身體驗後讚不絕口的中醫

據說 看中醫 雖然必需經歷長期抗戰似的冗長治療過程

持之以恆地配合下去 慢慢就會有明顯又徹底的起色了

對任何形式和目的的漫長等待過程興趣缺缺 耐心全無的我

對中藥的氣味向來聞之色變 更別提開口嘗試的我

下定決心 硬著頭皮 踏進中醫診所 試它一試 

我聽醫生的話 吐舌頭給他仔細觀察 伸手臂讓他細細把脈

沒有以往看西醫常常流於一陣匆促簡短的問答後

醫生板著臉 絲毫不出我所料地說 這是體質使然好不了

就是開藥擦擦 嚴重時按三餐飯後吃藥丸止癢消炎...

然後是每癢一次 就每陷入一次 相同週而復始的循環.....

中醫真的不同 他靜靜觀察病灶和脈象的時間很多 

他想著怎麼配藥方給你吃 也著實想了很久

抱著一大包一大串氣味奇異的中藥粉回家

晚飯後小心翼翼開啟第一包 那飄散出神奇難解氣味的土黃粉末

撒撒輕響地滑過紙藥包 衝進了我期待 緊張 好奇 陌生的口腔

伴著溫開水吞了進去 其實嘗起來沒有想像的可怕哩

反而有一股清甜的 草香也似的滋味 殘留在喉頭間

是我沒吞乾淨嗎? 也許是吧 或者也許不是

只不過是 對第一次嘗過的滋味的記憶 總是特別深刻吧?!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