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少作夢,作了夢一覺醒過來後也極少記得夢的內容。
 不過今天迷迷糊糊醒來,一股憂鬱與疑惑的情緒莫名伴著鬧鐘聲響像洶湧暗潮朝我撲來,因為夢的情節過分離奇曲折,而偏偏我又一清二楚地全都記得!
 睡夢裡,先是不愛五星級飯店奢華排場的媽媽,竟主動力邀我跟她去一家五星級飯店共進早餐,席間碰見小S跟她一票姊妹淘奇裝異服地大聲談笑吃喝著,對海鮮過敏的我還一直不知死活地大啖魚蝦蟹﹔現實生活中想玩想瘋了的我,吃飽飯足後獨自走著走著,竟發現我已經走到了日本!是的,不必打包行李趕飛機飛越重洋,我只靠兩條腿輕輕鬆鬆就走到東京,還看到橫濱車站前高聳的Landmark Tower大樓學起我們台北的101,不斷大放宛若2006跨年夜那晚令人難忘驚艷的五彩煙火﹔更離譜地是我在熟悉的東京胡亂走逛不一會兒後,也沒有任何舟車勞頓地,好像只是靠念力在腦中轉了幾轉,我就轉而置身在我至今仍沒造訪過的美國!!
 應該是在紐約吧?!所謂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我沒去過紐約卻從好萊塢電影或旅遊探險頻道看了一大堆跟紐約有關的人事景物,所以我想我應該是以翩然來到貴寶地沒錯。我在一台計程車上,一個擁有絕地奶霸塊頭與長相的黑人是我司機,當我要下車給錢走人時,困窘地翻透我的皮夾,明明記得已經領出來的美金大鈔一張不剩,只有幾張破爛爛的新台幣100塊蜷縮在皮夾角落,黑人勉強地在窄小駕駛座上轉動肥腫難分的身軀,同情地看著不知所措的我,竟說--我也可以收台幣的!幫我換算了車資,我丟下兩張100元變倉皇下車。
 下了車莫名其妙地發現我在一個類似迪士尼或環球影城的樂園門口,我老爸老弟竟好整以暇地正等我一起進去玩了!我根本沒跟他們說好,我當然也不知他們為何此時此地出現在我面前,我延續方才的一路困窘情緒,向他們攤了攤手,說我沒錢玩,但他們父子倆只是臉上堆滿了笑,拉著我不知不覺一起混進了擁擠的樂園,我們只是不發一語地走著看著,匆匆撇身而過的熱鬧喧騰只是不停止重複的走馬燈,在一陣陣模糊我視線的光暈中,我聽到鬧鐘比平時都要拔尖的聲響穿過光暈劃破大清早的寂靜,一把將我硬是拉回了,比睡夢還要混亂的現實。
 我皺著眉嘆了口氣,按下鬧鐘起了床,倉皇得一如,我在夢裡紐約的計程車上丟下新台幣那瞬間。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