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那麼堅持與偏執於,非得什麼事情都希望自己一個人近乎任性地隨性之所至去獨享去佔有,但說真的我又不喜歡大堆頭的熱鬧喧囂,不論是我最在意的人際上、還是生活裡的其他層面,太多我固執地認為應該一視同仁地用心用力關注的焦點,極易使我心力交瘁而失焦分神、終究會為了深怕無法面面俱到而落得獨自啃噬,那因為深覺一事無成而衝擊我的悵然。
 
    所以我迷上雙重奏,聽雙重奏,也許能把我引出,我所習慣悶著頭遁入的獨來獨往的、一人世界。
 
    英文裡的"Duets",可以指樂曲的雙重奏,也可指人聲的二重唱,不多也不少,就是成雙成對的兩個人、兩種形體質地演繹技巧不同的樂器、兩副高低音質互異的嗓音,但是能默契且和諧地共同譜出悅耳清心的旋律或歌聲。
 
    衍生絕對精準毫無偏差的平衡,需要仰賴的竟是兩個不同個體的異中求同。這是我為什麼偏好雙重奏或二重唱,遠遠勝過大編制的交響樂或是大合唱,也許它不夠氣勢磅礡繽紛熱鬧,但也絕不孤獨、對想在寂寥與喧囂找出一種均衡節制的可能的這樣的我,無疑是火侯恰到好處的一種溫暖,聆聽來自兩款不同靈魂習氣的兩個不同的聲音表情、如何交融契合,我把專注於這種聆聽態度視為一種遊戲般的探索,好像看兩個初對面的男女試著談戀愛的第三人一樣,我樂於做帶著理性與感性、冷靜又熱情的旁觀者,長時間傾心在雙重奏的聽覺世界裡,驚奇的意外發生了:我的左右兩耳,能輕而易舉的任意分道揚鑣又合而為一,一耳聽薩克斯風另一耳聽鋼琴、一耳注意女高音另一耳只管男中音,同時我能清楚聽曉與記憶,他們各自想表達的。一個時間點同時在意兩股感覺並尋求融入他們創造的平衡--這可以算是種訓練,訓練同一個時間點包容互異、也訓練體驗雙重奏在互異中取得默契中道的奇妙。
 
    我想這是一種必然的訓練,一身終生受用不盡的本領--在這個擾攘紛亂的世界,眾說紛紜的悠悠之口難以叫我聽入與信服,太多立場讓人茫然的在還沒想好到底該選那邊站以前、便注定得為此瘋狂成魔而虛脫傾倒。孤軍奮戰,又太難以在這團迷霧般的混頓中殺出重圍,到底也是會被一個人的孤掌難鳴而落寞神傷。雙重奏是最恰好的寂寞,一種不過分喧囂的孤獨,幫助我在這一片想逃脫的迷亂現實,找尋平衡、看清方向,試圖生就一股理性的力量,那是當前的我們最需要的。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