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輩子第一次進開刀房,進行一個「開刀界」裡微小簡單如皮毛的小手術--切除在我小腿上生長停駐多時的一顆粉瘤。
 
    手術為時預估僅需半小時,只消粉瘤部位周遭局部麻醉即可開始動工。我掛的是整型外科,體貼細心的醫生知道我是愛美怕留疤,才找上這一科去除這反覆發炎壯大的礙眼組織。整型外科的手術傷口縫合起來細緻、痊癒後會比較完美,對侵入皮肉髮膚的針頭刀械避之唯恐不及,一想就害怕的我,換上手術衣戴上無菌帽躺上手術台的那一刻,因為難免的緊張不安而顯得很不真實…。
 
    手術台很高,可能它所擁有的,其實不過是對一般身材的多數人,不足為奇的普通高度。但是腿短身矮如我,卻無法像躺上自己的床那樣一個輕鬆的轉身彎腰就可一翻而上。護士小姐竟貼心到遞給我一只小板凳、好讓我從容地躺上去!手術房裡涼颼颼的,空調的冷氣從單薄的手術衣縫隙裡鑽上身,頂上是一盞圓圓大大的燈,讓醫生看清楚他要下手動刀用的,整個手術房,活脫脫就是我最愛看的外國影集之一「整型春秋」的場景佈局嘛!沒想到我此刻要化身戲中人了,直到消毒、注射麻醉針、開著一個小圓洞的一塊鮮綠布蓋住開刀部位那一刻,我才開始感覺這是真實的。
 
    好心醫生看出我的忐忑,拼命用輕鬆口吻跟我和護士談笑。諸如:
   
    醫生:「妳緊張是因為第一次進開刀房開刀嗎?」
    我:「是呀.........」
    醫生:「我也是第一次啦!哈哈哈......」
    護士:「哈哈哈.......哈哈哈.......」
    我:「..........................................」
   
    醫生:「妳要去英國念什麼呀?」
    我:「行銷。」
    醫生:「很棒呀!但是英國看醫生據說很麻煩喔!?」
    護士:「嘿呀!聽說又貴對吧!?」
    我:「是呀!據說又貴又久。」
    醫生:「對呀!妳出國前早點來弄掉是對的!要是你到英國想動這個刀,恐怕掛完號後等個兩年,才會輪到妳吧?!哈哈哈........................」
    全體:「哈哈哈........................」
 
    強裝鎮定的談笑風生間,麻醉劑暫時剝奪了我的痛覺,我只感覺的到我腿上被動刀那一塊,有在持續或輕或重地被刀具挖推拉扯,途中不時交雜,這種感覺真微妙,我看不到血腥感覺不到痛但感覺到他們的動作。更妙的是,醫生向我解釋我的瘤不規則,有些部分得用電燒,隨即我瞥見他手上拿起一根電棒似的東西,往我腿上放下去,然後就是一陣陣裊裊白煙,在呈現相對姿態的醫生與護士之間飄升,隨後還伴著一股燒焦的烤肉味!這個前所未有的畫面實在太詭異太離奇,堪稱我今年、甚至此生截至目前為止看過最驚異的景象!(在我還沒看到金字塔、大峽谷、泰姬瑪哈陵之前,它都堪稱是冠軍的奇景!)
 
    總算進行到縫合傷口時間,我有偷窺一下一陣上上下下的穿透動作間,白線進紅線出的樣子。大功告成「停工」以後,醫生促狹地拿小鑷子夾起那顆粉瘤,看起來活像一顆花生,還現場病理教學了起來:「下面這比較深層的部位已經有纖維化囉!所以比較硬...上面就還好,很像一般粉刺只是很大一顆...」啊,我只想趕快離開冰涼涼的手術台哩,我想我短期內是不會想吃花生米、更不想碰燒烤啦!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