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報紙一隅,報導有上班族抗議昨天沒辦法放到颱風假,還得出生入死、迎風冒雨地去上班。
    我看到了過去這五年的我,他們大多與從前的我一樣,輪班性質、直接接觸人群的服務業,使得他們沒有辦法聽人事行政局一聲令下,就能高枕無憂休上一天假;相反的,他們往往要一顆心七上八下在政府頒的休假令和老闆發的上班令間猶疑、掙扎、擺盪,上不上班都令人嘔氣與煩心。
    我很能體會,當眾人安穩躲在家還能理所當然地偷得浮生半日閒時,一個人還要全副武裝地走出家門遁入風雨,一身狼狽外加提心吊膽地通過風雨的試煉,站上工作崗位又是一場忙碌的硬仗要打。因為過去這些年,每逢颱風天,我都是這麼過的。
    在要上班的颱風天,接著停不下來的滿線電話,一通通心焦又火氣大的、詢問飛機到底飛不飛的電話,說飛也被罵、說不飛也被罵。沒幾個人想到,電話那端的我,是坐著被當成快艇開的計程車,涉著積水如河般的高速公路而來,只為怕漏接任何一通怒氣沖沖的電話--那一年,我在航空公司訂位部。
    在百貨公司裡的書店工作,只要百貨公司想撈颱風財,管你甚麼不必上班上課,都得出現在門市,面對一堆閒的發慌來吹冷氣逛大街的放假的人們--別人最閒的時候,就是我最忙的時候。
    今年,是我進入職場以來,第一次可以心安理得、毫不遲疑地聽從電視上的跑馬燈指示,確定自己不需度過一個出門衝撞風雨的勞碌颱風上班天,可以獲得一個安坐在家看著窗外風雨飄搖的颱風假日。
    突然,我忍不住想起我那些曾經一起迎向風雨的工作伙伴們,縱然心中有千萬個不願意、他們還在堅忍地工作著;我想念我們一起走過的風雨歲月、更感念和心疼你們仍在風雨中奮不顧身的奔忙形影。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