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但我還是難以忘懷。
 
    去年約此時,我為準備英國留學,參加了IELTS考試。排隊等候進考場、需先出示準考證等證件給試務人員檢查。在櫃檯等候時,排在我前面的一個男生,讓我至今難忘。
 
    一臉稚氣的年輕大男孩,看起來應當是just graduated便準備一鼓作氣地負笈英倫讀碩士,不若我這個決心重回久違校園再當一次校園新鮮人的職場逃兵。他的母親緊挨在他身邊,不知該不該說是他的太沉默以致突顯了母親的太聒噪;只聽聞親絮絮叨叨的"叮嚀"從不間斷,劃破考場外的寂靜。
 
    母親叮嚀的話語,其實聽起來活脫脫像是對一個幼稚園大班的小小孩的說話: 你還有在流鼻涕唷? 還在不舒服嗎? 要喝水嗎? 要衛生紙還是手帕嗎? 頭會很昏嗎? 耳朵呢? 待會不是有考聽力? 沒問題吧? 會不會聽不清楚....................?
 
    大男孩始終緘默,頂多"是、不是"或"有、沒有"或"嗯嗯"地應答。試務人員委婉告知這位母親,考場內不能帶水跟喝水,大外套背心之類的也需在考場內作答時全程穿上不得中途脫下,否則就得選擇在進場前脫下另行寄物。心焦的媽媽當場不平,不斷念著: 我兒子感冒還沒好哪! 他會想要喝水吧?! 搞不好會忽冷忽熱的,那外套一定會想穿穿脫脫的....。
 
    然後媽媽邊說手也忙著沒停過、一如她的嘴、心與眼。她摺著一疊一疊的面紙,往兒子上衣褲子口袋狂塞,一邊塞一邊說"記得用喔,你還在流鼻涕。" 然後繼續跟試務人員ARGUE能不能喝水這回事,甚至還爭取想陪兒子一起進考場檢查座位(事實上按規定這也是不行的,因為最終只有考生本人跟試務人員可以進考場)。
 
    這是一個要出國留學的人哪,我忍不住在心裡替這男孩,滿臉斜線冷汗直冒。
 
    我不知道男孩後來的際遇。不過,來留學後,從自己或其他也在此留學的朋友們的圈子,陸續聽了看了很多人很多事,其中,很巧合的,長不大的男孩們,竟不約而同地成為觀察後的共同討論點、也是感慨點之一。女孩們反倒都稱得上是堅韌又性格,從生活上、思考上到課業上,也許會疑惑會失落會受挫,但是女孩們很快地會從低潮與抱怨過後清楚明瞭地打起精神、正面迎向挑戰,反而,那些看起來仍止不住嘆息、自憐與讓自己與他的週遭人也困惑不解的,是男生。
 
    是因為長期受到太多關愛的眼光、善意的包容,所以距離真正"長大"很遙遠嗎? ("長大"的定義,對我來說,簡言之,就是四個字"自立自強"而且不"婆婆媽媽")
 
    我不禁想起一年前,我在考場遇到的那個男孩與他的母親...,在思索與量度著,這些日子、這些男孩讓我見識感受的種種,究竟是所為何來的同時。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