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給我看最近在台灣鬧的沸沸揚揚的一個新聞: 總統的女兒陳幸妤發飆,高分貝狂罵公公應該去自殺、沒資格當人之類。
 
    她先是說自己為了公公與老公的官司,已經煩的睡不好、失眠。接著火力大開,砲口直對向公公。
 
    不關政治(我極度排斥台灣太多媒體與人有知覺或不自覺習慣性以政治以顏色去看與說別人,個人以為台灣就是因此烏煙瘴氣起來的,這非常沒必要沒營養也沒邏輯),我,純粹站在"同是女人"的立場,想想她真的需要發這麼大脾氣的,三個那麼小的小孩要顧養(養小孩不是只有錢的問題,還有精神上的富足與家庭環境的和樂,需不斷費心經營與給予自己的孩子們),而家裡卻又冒出這麼大條、鬧得難捨難分沒完沒了無法收山的醜聞。自己一人要當多人用,一心勢必也得被迫分成多心操煩,而且這不是煩一天兩天就能天下太平的事,儘管很多人(不是因為這件事,事實上打從她老爸在政壇闖出名號起)長期批判她失風度、沒禮貌、恰北北、沒大沒小、潑婦罵街。但我想,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台灣已經有太多人單純一心以自我的意識形態去劃分與觀看並評論總統這一家人,以及與他們有關聯的任何人與事甚至寵物或族繁不及備載的其他了。如果說她這樣是"真性情""率直""不造作"可能你就會被批她"沒教養""無禮""很囂張"的人視作你是站在她老爸所屬政黨與顏色那一邊的,然後,一堆對立又因此在人與人之間有形或無形地,劍拔孥張起來,跟他家其實非當事人所不能懂的醜聞一樣,鬧的永無寧日的沒完沒了。
 
    我不是法官,我不懂司法,不清楚這案子怎麼回事。這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媒體口中的"公主"(我實在不懂媒體怎麼了?何需要這樣幫她"封號"?台灣有皇室制度嗎?沒有吧! 那、哪裡來的"公主"呢?)發飆,所以一點感覺也沒,對新聞片段畫面下的,YOUTUBE裡頭一堆明顯充滿意識形態的"觀後感",更是看的一頭霧水,最後決定報以一笑置之。我只是突然感到,做一個媒體所謂的"公主""總統千金",真的相當辛苦。我們對著鏡頭裡的人(不管他們在鏡頭裡螢幕上是甚麼樣態),指指點點笑罵由己,自娛殺時間、娛人嚼舌根兩相宜。這是相當暢快簡單的;但,請試著想,一旦,你成了"鏡(鏡頭)"中人,不管你做甚麼或不做甚麼,包準你毋須主動,自動就會有一大堆攝影機麥克風八卦嘴瞄準你、千千萬萬不一樣的聲音等著輿論你,自己又有那麼多煩心事、同時也渴望保有自我空間隱私的情形下,如果還始終能笑的出來、優雅以對,在我的定義與作人標準中,這樣的反應才是不正常咧,不可思議且值得非議。
 
    如果換個角度想,你也是那"公主",你也勢必,徹夜未眠。至少,我是這麼想。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