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了近一年的,我的宿舍房間,兩個原本被我從行跡英國各地或德國帶回的小玩意們,妝點的琳瑯滿目的窗台,悄悄地,開始淨空。
 
    淨空計畫始於,這個月底即將要搬離這個我在異鄉獨自生活的小天地之故。喜歡把自己所在的空間,弄得既花又滿的我,前些日子為了先海運一些私人物品回台,一邊收東西一邊惆悵,窗台上,從CAR BOOT SALE以20P超低價買得的、娟秀古典花草圖案的骨瓷茶壺;已倒塌的柏林圍牆上、殘存奔放彩繪壁畫的小水泥牆塊;在漢堡讓我逛到童心大動的LEGO玩具店買到的聖誕老人小吊飾;倫敦鐵橋附近買的可愛馬克杯(它很不幸地在我拎著它去參觀聖保羅大教堂時,不小心手一滑應聲落下、在大理石地板上摔碎成好幾塊! 我硬是不甘心地用接著劑把它"黏"回來!);哈洛德百貨的聖誕小熊......
 
    它們都"暫時"不在房間主人的身邊了。每天我拉開窗簾就會映入眼簾的一整排熱鬧與欣喜,如今已被我收進大紙箱,被團團泡棉舊報紙購物袋裹的密不透風,就這麼不見天日地即將在海上載浮載沉漂泊兩個月,往台灣的方向行去。
 
    再兩週左右,我也即將不再是這小房間的主人,也要開始一段時間的浪跡天涯,加上一段時間複雜的心情掙扎,然後單飛,往最熟悉卻又有點陌生的島國,歸去。
 
    我在把窗台上這伴著我近一年,繽紛多彩的曾經,小心打包的前一刻,用相機的鏡頭,狠狠地又看了它們好幾眼。
 
    一邊看一邊想,買它們的時候,是在哪趟旅程、經過甚麼樣的地方、懷抱如何的心情、身邊是哪個好旅伴做陪.......
 
    一想就驚覺,這其中最多的東西,都是跟YURI去玩的時候買的呢。後來各自為功課奔忙,時間越來越不好湊,我們連平日碰面都不簡單,當然也就好久沒有一起去玩耍了。越想越不捨與難過的是,下一趟能一起睜大好奇的眼睛、看著前所未見的新鮮與美麗的旅程,不知會是何時何地了。那個想在倫敦一起看MAMAMIA的計畫,不知她還記不記得,但這夢想倒是還一直存放在我記憶力良好的腦袋瓜,老想著再說再說吧...,一轉眼卻也似乎沒時間來得及一起去實踐了。
 
    為了不讓房間空氣裡惆悵的濃度,因為窗台上的淨空感而急遽上升,我還留者很多輕薄短小卻意義深長的明信片靠窗而立,以免起床一拉開窗簾,被無限惆悵打敗。
 
    窗台上,那些深藏記憶、寫滿故事的小玩意啊,是曾經的繽紛,也是如今的惆悵,更會是未來綿綿無盡的思念,伴我往天涯的下一個盡頭單飛。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