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個習慣用眼淚表達的人,不論是表達悲傷或是感動。
 
換句話說,很少數的人事物,可以逼出我的淚珠。很多時候,就算心裡起了毛毛雨、或是雷陣雨,我也是抬抬頭或揚揚眼角,不是假裝堅強、也不是內心冷若冰霜,只是不以為傷感就非得眼眶泛紅、淚水決堤。
 
無意間在Youtube一陣瞎點亂看,我發現了中島美雪。裡頭被放上了不少這位歌姬級的日本歌壇女神的作品。巧妙的是,不管她的哪條歌的影片下方,回響都是連連不斷的一大串,而、"聽她的歌會流淚",之類的類似感言,總是頻度很高地出現。
 
而這一首"時代"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nue0b9Yc0M),很老很老了,1983年初發表(1993重唱新版本),距今也近四分之一個世紀之久遠,是我似曾相識又記憶模糊的旋律,無意間一聽,在未成眠的人靜夜深時,抓緊著中島美雪嘴裡吟唱出的、清楚堅定而渾厚的一字一句,雙眼隨歌詞意境,真的漸漸熱了起來:
 
時代總是不斷地翻轉輪迴著,悲傷與歡喜也隨著時代無盡地反覆;
就算是在今天仳離的戀人,來生也會再度聚首...
一直在四處旅行中的人們,終歸會有那麼一天能重回故鄉家園;
就算是今夜不支倒下身,也一直堅信自己能走到那扇家門...
時代總是不斷地翻轉輪迴著,相聚與別離也隨著時代無盡地反覆;
就算今日是半途中倒下的旅人,來生也會繼續邁著腳步向前走...
 
中島美雪的詞,之所以常常惹得人滿腔雜陳五味與滿眼眶熱淚,正是這般,字字句句,放諸人生各種層次與階段皆能印證人生的動人之處的、深沉刻劃。任誰也不想在人生旅途上丟失心愛的擁有與疲累無力地跌跤;但,總是會重複著這些你千百般不願意的動作。不過,你我是腳步停不下來的旅人,為了那一扇你一定會趨前應聲的家門,為了那來生還可能再續前緣的旅伴,時代輪迴著、我們也輪迴著,作著永遠的旅人--在這無盡的旅程。
 
這絕對是一首要人抹乾不甘的淚水,欣然接受人生起伏跌撞的歌,在迎向旅程中每一個叫做"明天"的未知驛站,我總是這般靜靜地聆聽、並幽幽地唱和...。
 
 To those who are always travelling with me, wherever we are, together or apart...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