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間的我們,沒有誰可以精準說清楚到明白「天堂」究竟在哪裡、又是什麼模樣?
 
    只能用想像勾勒,不管是靠自己幻想、或是進入以別人的想像虛擬建構的。人們用各種形式的想像-以音樂、以繪畫、以文字、以言語…想像天堂該有的樣貌,在注定不完美的人世間,天堂,不管以什麼款的樣態被描述被呈現,大抵與至高無上、完美舒適、純淨無壓、至善至美、解脫救贖、得道永生、飄然成仙等等極其虛無的感覺,劃上等號。
 
    有一部電影,已出品一段時間,直到最近我才去百視達租來看,其實想找這部片子來看的小小心願已經在心底擱了很久,在英國結識的日本好友祐里推薦的,但當時在英國找了好多家唱片行都沒能找到…沒想到在台灣不經意地尋到寶。
 
    片名是As It Is In Heaven,瑞典出品,中文翻譯成「就像在天堂」。
 
    一個童年受盡磨難艱楚的音樂大師,在樂界功成名就之後,因為病痛纏身、選擇放下,隻身重回自己所來自的地方沈澱、放逐、休養。
 
    那是一個隱遁於北國瑞典的名不見經傳的純樸小村莊。也許對揚名立萬的人而言,到了這麼一個與世無爭的靜謐清境之所,就宛若置身天堂了-簡單規律的自給自足、遠離俗事紛爭、沒有複雜人事的叨擾。但是主角飽受欺凌缺乏自信與關愛的童年,就是在這塊淨土展開,單純的空間卻寫滿主角複雜而矛盾的近鄉情怯,於是,他決定得做些什麼,自我就贖以重新釐清生命的意義,試想從這樣的過程,變得比較健康而快樂。
 
    原本指揮交響樂團的他,到了故鄉,轉念指揮了一個社區教堂裡的唱詩班。過程其實不很順遂,人與人之間心內的角力-出於陌生、始於猜疑、漸漸從了解而難分難捨…講究口唱心和的和聲高唱,是這支素人唱師班歡笑悲喜交織的合唱之路中,緊緊牽引住每個人的唯一力量。明顯地,故事中的每個人,都在這個摸索出如何完美地唱和的過程,也順道摸索出在各自生命裡最想追求的、最想捨棄的、最匱乏的、最醜陋的、最美麗的、最想表現的…;這種種,也許是一樁有名無實的失敗婚姻、也許是一場轟轟烈烈的真愛、也許一串停不下來的歡呼掌聲、也許是一段走出平淡無聊而看見大千世界多采多姿的跨界旅程、也許只是單純地唱出自己的心聲宣洩無法言說的苦悶或壓抑或熱情……
 
    故事的最後,這支原本以自娛娛人排遣無聊的唱師班,在主角傾注生命的引領教導之下,最終站上了一個合唱大賽的舞台,氣力耗盡的主角卻在指揮台上永遠地缺席。但是,他們還是默契地心神領會,靠著自己與那段不容易的練唱之路,回歸合唱最純粹而基本的和聲,和坐滿全場的參賽隊伍,一起唱成了一團!而病發倒臥奄奄一息在比賽場地的男側一角的主角,透過天花板的擴音喇叭,聽著和諧悠揚的即興和聲,含著看不出一絲憾恨的笑,漸漸停止了氣息。
 
    我想,就是那一刻吧,每一個人,靠著自己的領悟,敞開嗓也敞開心,就在與緊挨身旁口唱心和的同伴們、彼此完美交融的聲線之間,彷彿看到了天堂。
 
       
(註:找不到全片故事的最後,壯觀感人的眾人大和聲那一幕…那麼,就容我分享片中,一名勇敢靠歌唱甩開失意婚姻的磨難束縛的女子所獨唱的一首歌-這也是貫穿與傳遞出整個故事中心訴求的一首主題曲。)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