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文字之於我像是一種超渡。我不想為把什麼留在心裡而寫,相反地,是為解開一個念頭的繫縛,讓它像無人的小舟一樣在意義的海洋上飄盪開去。」
                                                                                                                                                                                                                                              《張蕙菁‧給冥王星》
 
    可曾想過,書寫,之於自己,代表與意味著什麼-是一種傷神而難為、無所為也無所謂的舉措?或者是自娛而娛人、整理記憶與抒發情緒的生活儀式?
 
    五月二十二日,是我生命中一個刻意珍重與不可忘卻的紀念日-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節慶,而是我人生第一個部落格建立的日子。
 
    三年前,發現過份規律而缺乏目標的上班族生活,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平淡、漸成為愁困奔放心靈的牢籠。開始經營部落格,在這個零與一綿密構築成的電腦螢幕上、摸不出邊際的網路世界裡,把內心的言語在鍵盤敲打成文、把新穎而空盪的部落格填滿,初衷其實就只是為了掙脫那個無聊的牢籠。一開始寫作的重心著重記憶,紀錄著日常中所見聞的風吹草動、偶爾參雜對逝去渺遠光陰所寄予的遙念。漸漸地,隨著生命歷程的轉彎與延長,不只是承載記憶,也對自己或他人的內心好奇而縝密地探索與內求,不只是為自己、而是更想在前來觀看這個部落格的他人心裡,也留下甚至能解開些什麼。
 
    張惠菁在自己新印行的散文集《給冥王星》裡,談起自發性書寫出的文字,將之比擬為「是為解開一個念頭的繫縛」,說的真是正中下懷地懇切。更巧妙的比喻緊接在後,稱如此般為寫手自己解開念頭繫縛的文字,一旦被揮灑而出,便一如無人小舟般於意義的海洋上駛出並飄盪著!
 
    三年來,在這一小方可全權自我管轄與掌配的領域裡,所敲下的每一個文字與標點,就連每嵌入的每一首歌每一張照片,最基本的莫名堅持,不過也就僅是「有意義」而已。我總是貪心地希望,每當我在此又完成一趟百轉千回的文字或圖像建構與歷程時,也能一時二鳥地為觀者完成一趟豐富而深刻的觀想或慰聊之旅。在不間斷地書寫填補之間,我何其有幸地得以清澈透悉與整理自己與自己以外的人事物,遠離「活的像一句廢話」的虛空困境。而我也更野心地更希望這樣費心的一路「寫」來,可以幫到更多觀者-讓自己以外的人們,讓他們在這裡看著我書寫與鏡頭內的點滴乾坤時,感覺出自己想說的心內話無須如鯁在喉、感受到自己的觀點與看法得到共鳴,我們可以透過這個場域,望見心有戚戚焉但實則互異的彼此,一起得到救贖與解套,不至淪於孤芳自賞或孤掌難鳴的困窘…。
 
    在這片意義的海洋上,我這一葉小舟,從初生之犢地嘗試啟航漂浮,到如今可恣意以各種方向速率徜徉漂流…整整三年了,從今而後,也打算繼續飄盪下去!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