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沒有甚麼風景,比正挺挺地躍然我眼前的這一幕,更叫我一看就注定要感動。
 
    在我們自己的土地,亮出國旗、為自己高喊加油。這想來再正當尋常不過的簡單動作,我們要執行起來,老實說並不容易;我們的國旗好像見不得光,出了國在很多場合上都、露面就是尷尬。曾經在異國被人(這是哪一國人我想我不必明講,因為大家應該心知肚明,全世界大概只有這一國人,會專挑著台灣人這麼做吧…)當面挑戰(或者該說是挑釁)過「你們台灣,沒有國旗、也沒有國歌!」的我,感動正是來自於,我們主辦了國際級的賽事,而且理直氣壯地能在場上這麼做自己,毫不需要尷尬。
 
    這一幕,在聽奧的田徑場看台上,應援男子十項全能好手安慶隆的加油團,在安慶隆沒上場的時候,會把「加油」前面的兩個字的布塊,從原本的「慶」「隆」翻轉成另一面的「台」「灣」 ,加油團所坐的看台,恰好是近黃昏時分會遇著西曬的位置,遙遙正著對他們的我所在的看台,自然是比較不會被太陽西下時的光曬個正著的,因此明顯地坐了比較多觀眾。
 
    我所在的這一方的大家,正視著國旗、呼喊著加油、不時聽見對面傳來的加油口號聲、搭合著偶爾興起在隊伍裡玩起來的人海小波浪動作,絲毫不覺得彼端的他們被強勁的陽光射暈,他們反而像吸飽太陽能當動力似地,沒有半點疲態、始終很HIGH。而我們也是一樣,不只為場上忙著比賽的選手而HIGH,也為自己有幸在能這場上參與到的時時刻刻而HIGH、而驕傲、而感動。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