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_0628牛肉麵0121.JPG

(2007年的照片,攝於我在英國的宿舍房間,我給自己煮的牛肉麵。)

 

811日,我生命中一個永誌難忘的紀念日。


像是自己的另一個「生日」,僅次於真正的生日、第二重要的重生日。

2006811日,我將自己送到千里之外、首度踏上英國土地、展開此生至今最長的一次海外「旅行」--那是一趟一年為期的旅讀人生。

 

重作學生,實非我此行的初衷、並遠超過當初的我所能想像。我從來就不是個擅長把教室裡的書讀通搞透的那種所謂的好學生,能夠把大學念到畢業已是我自認在教育體制內的表現極限。沒料到,我下了這個超乎自己極限的決定(包括預算也超越了極限)。要再返回學校往上念一個學位、還挑了自己最陌生與排斥的商學院。

 

買了此生第一張單程機票,彷彿一種堅定的宣示,在告訴身邊知情的眾親友,我是認真的、不是去玩的—儘管,「去玩」是我倉促倒像是開玩笑的留學決定中,一個重要到快要反客為主的「目的」;但是痛砸當時「畢生積蓄」促成這件事的我,也因而不得不被逼生出一種「我沒退路了、所以別無選擇必須拚命往前衝到終點、不得回頭」的決心。而那張單程機票,就是這條不歸路的決絕起手式。

 

14年前的今天,上飛機前我與送行我的家人在桃園機場貴死人的某餐廳吃道別飯,我點了碗牛肉麵。自此,牛肉麵之於我,有了一層不同的深意與情緒印記。

 

遠行闊別前的味道,是牛肉麵。到了英國展開餐餐自炊的生活,難免想家的時候、除夕圍爐的那天、結束學業要打包搬離宿舍前的某午,我給自己煮牛肉麵。在英國的我,水餃、抄手、中西麵點飯食甚麼都煮得出來、失手率幾乎是零,沒人相信我在台灣連電鍋都不會用;自己能煮出牛肉麵,是替鄉愁解鎖的一味、也是萬萬想不到的超越極限。一年的旅讀完了回到台灣,老媽用了牛肉麵接風我,牛肉麵,是重逢的滋味。

 

今天中午,突來大雨傾盆,瞬間阻去我想走遠的腳步。「吃甚麼好? 去離我們最近的OO麵店吧?」同事問。「好,就去這家吧,我不想走太遠,這雨,走沒三步就會濕透腳了...」我們快步急遁入麵店,我點了碗藥燉牛肉麵,邊吃、邊在心底默默敬我那猶如昨天才發生、緣起不滅的重生日。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