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761  

2016年10月攝於印度齋浦爾的簡塔.曼塔古天文台(The Jantar Mantar, Jaipur)。

畫面中央高聳直入雲端的建築,是世上現存最大石制日晷"Samrat Yantra";

2010年,這個印度保存最完好的古天文台,被選為世界文化遺產。

我對天文學,連才疏學淺的程度都稱不上、也不算有多大的興趣;但、自從在印度參觀了古天文台,讓我從此對天文學改觀、多了幾分理解與好奇心。

印度行旅,行至齋浦爾,因為拉車與景點參觀的時間沒估算好、原本抵達齋浦爾首日下午就要參觀的簡塔.曼塔古天文台,被臨時決定在風宮及城市宮殿從容多停留一些的我們暫時跳過。幸好,第二天下午陰錯陽差有了一小段空檔、得以再把古天文台排回行程。否則,就此與世界文化遺產失之交臂,又不可能為此再折返一趟... 真的會很遺憾呢!

DSC_0766  

從正面的角度觀看並拍下世界上最大的日晷"Samrat Yantra"--

足足有27米高的它有一呈27度角的晷針,"27"正是齋浦爾的緯度。

巨大日晷投下的陰影可計算出當地時間與子午線、並測量天體某些數據,

6~7月份滿月時刻,運用這座日晷甚至能預估當年度雨季的降雨量。

午後氣溫高升、日光炙烈,雖已戴上深色墨鏡、但鏡片下我的雙眼幾乎是半瞇的。

為了把這壯觀的龐然大物看個夠、拍仔細,毅然暫時摘掉墨鏡,邊目視邊按快門邊讚嘆、

一邊感覺眼睛彷彿隨時要噴出火炬...

1738年建成的簡塔.曼塔天文台,是杰伊.辛格二世(Maharaja Jai Singh II, 1688-1743)在位時莫大的成就。他11歲就繼承王位,集武將、政治家、立法改革者與科學家等多重身分於一身,可謂文武雙全又博學多聞的領導人。1727年辛格二世為了鞏固其領導地位,從琥珀宮遷都到齋浦爾、矢志要將齋浦爾打造成一座科學化的進步城市。他首先運用自身科學知識改造齋浦爾的道路建設與規劃;接著又以他深厚的天文學涵養在齋浦爾蓋出這座天文台--事實上,他任內前後一共蓋了五座天文台,而齋浦爾這一座是規模最大、也是最為完整的。

DSC_0773  

簡塔.曼塔古天文台(The Jantar Mantar, Jaipur)一隅。

在這裡,共有19部以固定裝置為主體的天文儀器,用磚石輔以銅器打造,

觀測儀器的原理源於古印度梵文典籍、並輔以蒙兀兒時期伊斯蘭天文學數據。

事實上「簡塔.曼塔」就是梵文--簡塔(Jantar;梵文यन्त्र)意為裝置/機器;

曼塔(Mantar;梵文मन्त्रण)意為諮詢/計算。所以兩字並陳就是指「計算的機器」。

我對天文學幾乎一竅不通... 從小到大跟機器的緣分也特別淺...

在沒有導覽解說、行前也未多做功課的狀況下到此一遊,

睜著快要噴火的雙眼閱讀各儀器旁密密麻麻的英文解說,也是讀得很心虛!

在這裡我多數時間活像是劉姥姥上身、又像做了一場惚恍的南柯一夢...  

DSC_0778  

 古天文台眾多巨大有型又諱莫如深的儀器裡,

令我印象第二深刻的,就屬這一座--這也是一座日晷,

名為"Narivalaya Dakshin Gola",1901年修復,

但儀器的南半球仍保存辛格二世時期製作的部分。

除了可拿來看時間(但準確度不如世界最大日晷的那一座)、

更可用來觀測與定位南、北半球的天體。

DSC_0775  

圓中央刻滿梵文... 但願我能看得懂呀...

不過圓邊邊的那些小符號倒有些似曾相識感,

排星座的星盤時,好像會看到這些符號。

DSC_0777  

(其他遊客雇用的)印度人當地導覽口沫橫飛解說中,但願我都聽得懂呀...

若想請專人隨身口說導覽,參觀前在入口處站了一堆導覽員、

可要求看證照、選定議價後付費雇請之。

其實這樣的導覽員在印度一些大觀光景點門口都不時群聚、並積極招攬遊客,

講什麼語言的都有、不過在天文台偏偏沒有會說中文的。

從事旅遊相關行業的印度人,英文口說普遍不差,論流暢度與字彙力是挺強的!

只是口音很重,對母語非英文的外國人來說,在聽解上也許會有點吃力。

發現印度男人大多偏愛穿長袖貼身襯衫,素面淺色居多、偶有花俏或格紋款上身。

這位導覽的襯衫就非常花,在空曠炎熱、色調單純的古天文台園區裡,好顯眼。

DSC_0769  

Rashi Yantras. 這區很有意思,有造型互異的十二星座小日晷排排站。

這十二個小日晷就聚集座落在世界最大日晷的背後,

可以用它們找尋各星座的位置。

明顯發現許多來自世界各國的遊客們,在其間忘返流連。

偶爾我會側耳聽到,頂烈日揮汗在星座日晷群中穿梭的人們,

或自言自語、或交互探詢... "Where's Libra?" "Oh! I found yours, here's Leo!"~

大家都在尋找自己的星座、然後拍下、或是與之合照,我在一旁觀察,感覺有趣!

DSC_0770  

哈哈! 此區幾乎無處可遮蔭,陽光又益發猛烈! 我是憑著好奇心與意志力在這一區參觀的。

明明討厭酷熱,我卻想不到何以我能在此頂著大太陽逛半天不曾停下來休息、也不想喊苦。

冒著隨時被曬昏的風險,我終於找到我的雙魚座了...

此時旅伴們已不知去向--因為太熱,他們不敵艷陽炙烤,先躲在涼蔭處休息。

於是我用手機的拍照特效,設法讓自己與雙魚座日晷「同框」...

DSC_0772  

好大一個坑! 好似朝向地底挖一個大碗公...

但我一定是熱昏了,只記得讚嘆它的壯觀、當下竟沒記好這裝置的名字與作用...

事後在網路上猛查(古天文台的資料在網路上有點紛亂呀!),

這「大碗」應是拿來觀測天體、並可驗算其他儀器的偵測結果用的,

名叫Jai Prakash Yantra.

DSC_0774  

Chakra Yantra: 這一雙銅製輪子能和地軸平行轉動,可用於計算天體的傾斜度。

DSC_0755  

齋浦爾的簡塔.曼塔天文台,一個古老、神秘、集合建築與科學智慧結晶於一處的天文花園,也許此處能讓許多人在遊逛完畢後,調整並刷新心中起初那個刻版的印度印象--印度,混亂嗎? 骯髒嗎? 落後嗎? 貧窮嗎? 危險嗎? 不文明嗎? 是的,或許多數人會答: 以上皆是啊! 混亂的交通與生活秩序、骯髒的街頭巷尾、既落後又窮困的貧民窟及社會底層族群的日常、層出不窮的強暴案與各式犯罪難道還不危險? 這樣的國度哪裡文明了!? 出發前、遊畢後,太多印度的負面評價與定義,始終迴盪在我耳邊、滿溢於新聞報導和網站社群頁面上的討論和留言串裡。但,印度真的是文明古國之一,在宗教與科學上的領悟與發展,確實是早慧而深刻的。至今,還是有許多人前來印度從事宗教相關的探求與修煉;至今與往後,這個人口可望超越中國的大國,所培育並輸出的科技和數理人才也不斷增多之中。這是個何其矛盾的國度: 最發達的、與最原始的;最美麗的、與最醜陋的... 站在二元對立面的現象、道理、信念,自古至今便在印度同時相生、並存,因此,你絕對無法用「好」與「壞」這樣的二分法、一翻兩瞪眼地定論印度這個不可思議的國家。特別是從來沒有到過印度的人,如果光是看了幾條發生在印度的強暴案新聞,就大批這是一個地獄般的國家,不值得了解、更不可踏入,如此思維下所作出的淺評與就此鑿生於心底的偏見,才是真正的危險吧。

走出井然有序、深嵌各式奧秘科學智慧的古天文台,置身園區週邊雜亂的小徑、望著一排排兜售粗糙旅遊紀念品的攤商,又迅速把我們拉回印度的「現實」。打造這座天文花園的辛格二世--我不禁幻想起他的在天之靈,若他地下有之,看到後代子孫所成就出的現實景況,不知--滿懷理想和智慧、對未知的學問總是充滿研究熱情如辛格二世,是否正在另一個世界,對這個國度的往後面貌,暗暗神傷、垂淚?                                     (齋浦爾.天文台篇--完)

DSC_0754  

齋浦爾,Jantar Mantar的入口。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