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1 16.59.47    

  

   一年已過完十個月,轉眼這一年就快到盡頭了。

  

   在一年的第十一個月,一個關於寫作的比賽公布了、一個我等待三個月的結果。

  

   三個月的等待,夏天等成了秋天,當時所投遞出去的字裡行間,一篇寫下今年沙漠行的感觸、另一篇則記述人在異鄉漂泊的那一年。

  

   等來了雙頭空、這結果其實是一如往年。是的,這是數不清第幾次的嘗試,也是數不清第幾次的銘謝惠顧。雖然,我可以反覆洗腦我自己、向自己的能力仍有不及再度低頭俯首;也該不感意外並習慣成自然地去大方擁抱這一年一度的付之闕如;卻仍不免悵然若失、徒呼負負。

   

   很少對外提過,我從小到大酷愛的一件事,是觀看頒獎典禮。

  

   我喜歡一起屏息期待頒獎人揭開得獎名單信封的那頃刻,雖然那些獎項說穿了與我的人生並無太大緊要的關連,頂多是那其中、也許有某些人或某些作品是我曾看過聽過或迷戀的。絕大部分的每一個揭曉頃刻,我只是試圖想去觀察、去想像—緊張、驚喜、失落這三種情緒,幾乎同時間前仆後繼地在每個人心頭上峰迴路轉、糾結折磨著,那到底會有多麼煎熬與刺激。

  

   我想我之所以酷愛觀看頒獎典禮,是因為我是個自小到大與獎非常無緣的人。

  

   因為想知道被全然肯定的感覺,典禮上一枚枚被掀開的得獎名單、一張張因等待與企望而扭曲而激動的面容,是給我答案與感受的解謎與心理補償之所在。

  

   有時在網路上搜尋、了解一些名氣或大或小的人們的履歷、生平介紹之類的資料時...

  「XXXX年 OOO獎 冠軍」

  「XXXX年 全國OO大賽 決賽入選」

  「XXXX年 國際OOO獎 第*名」

  「XXXX年 OOO比賽 最佳**獎」

   ...等等赫赫然的成績、洋洋灑灑逐條映入眼簾時—「哇! 好厲害呢!」「喔! 怎麼這麼有才?!」「喝! 好會拿獎,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啊?」「唉! 真羨慕,那些得獎的人…」「如果我也能跟他們一樣…」

  

   然後,就是開始無限的欣羨與幻想了。

  

   然後,幻想依舊始終停留在幻想。

  

   不是沒有努力付諸實際行動過,只是沒有等到那個領獎的機會。

  

   是沒有得獎命運,是沒有得獎資格與實力—我想兩者都是吧。

  

   反覆等待成空的感覺實在不好,感覺有點像在反覆浪費生命。我知道努力的過程本質並不是空泛的,但結果沒有就是沒有,就像考試,差一分就是落榜;選舉,差一票就是輸掉。勝者笑、勝者為王,誰會去多在意,那敗陣下來的有多努力多堅強?

  

   生命裡,其實銘謝惠顧俯拾即是,不單是在參加比賽時的際遇如此而已。所以我不該為此嘆息太久;寫完這一篇,我就該完全停止、拋卻唉聲嘆氣的念頭。

  

   接獲銘謝惠顧的每一個當下—若要把接獲前的殷殷等待、接獲當下與爾後長吁短嘆的時間通通算入,回想起來,在迄今的生命中,倒也已累積成一段篇幅不算小的光景。

  

   好像年紀越增長,就越不願意承受一次復一次的銘謝惠顧。因為心知肚明這根本是浪費時間,而自己也警覺到越來越沒有時間與本錢可以浪費。

  

   明年再試一次嗎? 不,也許不了。也許生命裡有很多一直不肯停歇或認輸的事,我該讓它們有機會暫停下來。比起等著被肯定,去休息、放空,去換得完全的超然與自由自在,還來的比較可以掌控、預料與期待。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