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3 11.51.03    【立馬...】

 

    即將送走「蛇」年。關於「蛇」,給予人的觀感不甚好,有人一聽聞或見到蛇、除了害怕還是害怕;要不就是無感或反感。關於蛇的吉祥話祝福語也少,總是會先想到「打草驚蛇」、「虎頭蛇尾」之類。相對於蛇,即將接著蛇年尾巴來到的「馬」,相形之下好多了。「馬到成功」、「龍馬精神」... 當然也有「馬馬虎虎」啦,只是,要讓「馬」成為吉利討喜的賀語,比較不怕詞窮就是。

    立馬,也挺好用的,這幾年台灣甚麼都要跟中國靠攏,就連說個過年吉祥話,都開始有了對岸的語感。

    「立馬」發財、「立馬」升官... 其實可以講馬到成功的,還是要來個「立馬」成功,感覺比較容易接近成功的樣子。

     有種急迫感,任何接在立馬後頭的事物,似乎都會不由分說地衝向自己而來,閃都閃不過也似的快速!

     這是少數對岸慣用語,我比較有感且自己也偶然會掛在嘴邊脫口而出的。可能是急性子使然,說起「立馬」、會比說「即將」或「就要」,來個更正中下懷呵。

 

【手上的痣,呵呵呵...】

 

    小外甥女快滿兩歲了,正是興沖沖邁步活動、牙牙學語、有樣學樣勤模仿的年紀。

    是妹妹告訴我們的,某天,小外甥女對著她的爸媽、也就是我的妹妹與妹夫,說著「老婆! 老公!」然後自顧自地笑起來。

    沒人教她呢,她就這麼說了。

    又某一天,妹妹發現她的小女兒手臂上冒出一顆新長出來的痣,比芝麻還要細小,起初還以為是沾到了什麼、卻摳不掉洗不淨、才知道是痣來著。

    「呵呵呵、呼呼呼...」小外甥女盯著自己小小肥手臂上的新痣,竟然發出一股前所未聞的新的笑聲。

    後來妹妹對著樂不可支的小娃兒,秀出自己身上某處的痣給她看,她繼續「呵呵、齁齁齁齁...」地笑個開懷。

     有這麼好笑嗎? 不過,是一顆痣啊。

     前天妹妹一家來作客,我聽妹妹這麼說後,捲起自己左手袖子,把肘外側那顆斗大的痣湊近小外甥女的大眼睛前...
     「齁齁齁齁、呵呵呵.....」她笑得好大聲啊! 從鄰家小女孩兒、搖身一變如鄰家大嬸,很好笑的笑聲,從沒聽她這樣笑過。

    然後,我們幾個大人圍著她,也都笑開了。

 

【過敏原】

    終於弄清楚了,原來,我的過敏原,除了芒果、芋頭、有毛的水果、帶殼的海鮮之外,還有--辦公室。

    辦公室在地下一樓,我身邊少數的知情者莫不驚呼或關心: 為什麼在地下室辦公? 還有朋友聞之戲稱我的工作處為「基地」。其實這還是美言了,有時候當辦公室空調鬧起情緒(事實上還蠻常的!),空氣品質不清新到極點時,別說基地、說是工地還恰當些...

    時好時壞,不是很悶就是很冰,溫度與通風度,似乎很難恰到好處。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如此神經敏感地認為、其他同坐一處工作的夥伴也有同感。

    到底是對辦公室過敏? 還是對眼前、手上的來來去去的事物過敏? 好像都有,我時常搞不清楚。

    唯一清楚的是,坐久了就不舒服,這裡癢那裏癢,一下子鼻子、經常是皮膚、偶爾輪到喉嚨或眼睛。

    惱人的過敏原啊,甩不掉的反反覆覆。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