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002207  

這些天的台灣天寒地凍, 台北盆地鎮日被攝氏10度以下的低溫冰封, 

別說陽明山鞍部或是大屯山, 就連烏來山區都降雪了。

鼻尖與指尖總是冰涼, 掌心反覆磨擦仍趕不及寒意襲來的速度與威力,  難以回溫。

坐在家中客廳靜靜看電視, 就算裹著被單披著圍巾, 身軀與臉頰還是發冷。

像是個不服輸、但的確已輸得徹底的賭徒,

我怯怯、懶懶地起身去轉開房間的暖氣, 沒想到自覺不怕冷的我, 也被台北的寒流打敗。

 

這麼冷的天, 我回想到此刻一定更寒冷的日本北陸。

12月造訪北陸金澤, 白天頂多攝氏2、3度, 入夜或降雪轉強時更趨近攝氏0度或以下。

我卻在冰天雪地的金澤, 步履不停。

走過霜雪、穿過冰風, 一定是我的旅行熱情夠猛烈, 否則怎可能獨身完成所有的戶外行程。

兼六園、金澤城、東茶屋街、長町武士屋敷...

每一個地方都飄雪, 時大時小, 一樣的是令人近乎麻痺的冰凍感。

東茶屋街是我在金澤行中最後一個戶外行程。

天氣不好, 雪越下越大, 午后看起來簡直像黃昏...

走沒幾步, 決心趕快找個室內空間遁入暖暖身、歇歇腳。

意外地、我來到東茶屋街最古老的一間茶室「志摩」--

行前我沒做功課、不知「志摩」是1820年與東茶屋街同時落成的, 

是擁有將近200年歷史的重要文化財。

要不要順便來杯熱抹茶配甜點呢?--在「志摩」門口買票時、老婆婆輕聲問。

好呀! 當然好! --我說。如此淒清冰冷的雪之冬日, 熱抹茶是恩賜、是救贖。

我很樂意為這個及時的溫暖救贖、多付700日圓。

R0002237  

在進入喝抹茶的熱呼呼的角落之前, 我在老屋內先經過一處叫「石室」的奇異空間。

石室看上去就像個地窖, 沒開放, 入口有照明與木製立牌, 下樓處被透明壓克力板子封住。

看了木牌上的解說--原來, 石室就是古時候老房子的冰箱嘛...

金澤太冷、冷到地底下形同冰庫, 需保存的食物便通通歸放在石室。

江戶時代哪來的電冰箱, 在金澤, 朝地面向下挖洞鑿室、食物得以完好凍藏在地洞底。

 

我朝九晚五上班的辦公室, 在地下室。

寒流來襲時的地下室, 想來就像我在金澤「志摩」裡看到的石室一樣哩!

我在被冰封冷藏的地下室伸著回不了溫的冰冷指尖、不停地敲著鍵盤工作。

突然覺得這些天的自己, 在位處地下室的辦公空間凍著也動著、真可謂硬是要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ane Yang 的頭像
Diane Yang

Diane's自己的房間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