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年前的一月份,真是一個喜酒月,去年虎年多數人礙於傳統忌諱忍住暫不嫁娶、結果現在似乎趕進度似地好多人發射紅色炸彈,連我自己在內、週遭親友同事們也被疲勞轟炸,我還聽到一個朋友說她這個月光喜酒紅包錢就破了至少二萬... 這幾乎等於大學畢新鮮人22K的月薪了?!

    最近連續兩個週六的中餐(或該說早午餐、甚或午晚餐!)都吃喜酒。老實說兩攤的新人都非超級好朋友... 一是已離職且共事時間不長的前同事、另一則是留學時代的同學。因為自認交情並未達到超級要好的程度、平時的往來說穿了也蠻普通的,包出紅包的預算可降低一點,不過加總起來、再算上交通車馬金錢、時間與體力上的耗出,應付起來竟也有積了一股聚少成多的小疲累,感覺這兩個週末都沒徹底放空放鬆哩。

    喜酒好玩的是,可以從整場婚宴上的諸多細節,獲得一些感動或樂趣、平淡生活上也添增些許不凡的刺激。

    比如拋捧花,新娘背對全場丟擲捧花讓眾姐妹一哄而上隨意搶接--早已成過去式的老梗;我發現近來新人都偏好內定接捧花者--多半是交情非常好同時已有伴將安排結婚的朋友上台接捧花、像是跑大隊接力接棒那樣的意味。隨著年紀漸增、也看開了接下捧花與開桃花運之間的關聯其實之於我相當薄弱,婚宴進行到這部份時,我就是繼續吃喝聊,根本不太想鳥台上正鬧哄哄著些甚麼了。

    或者,有人會刻意安排複雜的小遊戲,比如喊(也是內定口袋名單)幾位好親友上台,男女人數各半、叫大家一人抽拉一頭線,看誰與誰拉到同一條。我也拉過幾次,不過這種抽抽看的遊戲其實頗為驚險,不是把線中央的捧花拉成天女散花、就是拉到打結、順暢拉完的也不過是匆匆尷尬一笑、然後在凌亂中伴隨婚禮司儀辭不達意的話語與場上場下的零散喧嚷聲下台。這種安排我想多半是飯店或婚顧發想與勸進新人安插入婚禮以豐富整場內容的,說實在也挺... 多餘的!

    多餘的其實還有婚禮司儀,吃了這麼多攤喜酒,婚禮主持人讓我聽了印象深刻且感覺良好的沒幾個。大部分都是制式台詞、不論臉上或嘴上的表情都蠻做作的,對我這種實際又重視感覺的人而言,說的一串讓人聽進去不痛不癢,那還不如乾脆不要說了比較省事又耳根清靜啦! 不過我想這是婚禮司儀絕大部分都是飯店安插、與新人本是素昧平生所致,充滿隔閡感的職業化成為必然。現在回想,我印象最深的婚禮司儀,不是那些四平八穩帶官腔衣裝與化妝set的很正式的花瓶型女生;反而是某次參加一位同學婚禮上,全程搭配那卡西keyboard老師、身穿國標舞亮片高開衩禮服、從頭到尾台語四字聯吉祥話連珠炮般不斷放送的一位草根型濃妝阿姐,打從她一上台就用濃濃的台灣國語說她叫小甜甜... 那不相稱的藝名開始,就一路俗到深處無怨尤、氣勢嚇人,但讓大家聽到噴飯笑到絕倒流眼淚,還比較好玩哩!! 

    新人之間交往的深度長度、還有個性,其實左右著婚宴節目多寡及如何呈現、進而決定會烙下何等的記憶印記在參與婚宴者的心頭上。比較會被感動到而在吃過後仍有記憶的,多是愛情長跑N年的新人的婚禮。他們人生幾乎1/3或一半都跟彼此一起過,交往中的吃住玩喜怒哀樂都混一起,自然留下很多照片或影片,用膏超技術剪輯成VCR放出來,就會撼動全場、甚至令人看到感動落淚。我吃過因為神明的旨意而配對閃婚的新人喜酒,整場沒有致詞沒有父母齊登台向全場敬酒說話擁抱哭泣(因為新人本身年紀就大了、他們的雙親都老的很難移動上台了!),他們因為都還沒很足夠的認識相處,根本也做不出甚麼VCR! 也許是這樣的新人格外想低調、整場非常安靜,沒有司儀廢話,這樣反而很好咧!! 大家更加認真吃東西、敬酒時也比較專心,從開始到吃完不會超過二小時,相當乾脆效率。

    婚紗照更是一門藝術。講真的,我是很厭倦制式婚紗攝影的人,擺來擺去都是那幾個pose、婚紗化妝場景也是代入公式,扼殺了新人自然真實的真我,一拍幾十甚至上百組,還要花好幾萬的費用,拍完後只有婚宴前與婚宴上會翻看,從此後束之高閣惹塵埃或藏到不知下落,多年後真的拿出來看還會被當時造型化妝的俗氣過時嚇到或者被笑! 這實在是驚人且無聊的浪費。我看過有朋友找相熟的LOMO高手幫忙拍,自己找人討論與打點造型,雖不華麗冶豔也沒太多正式禮服入鏡、拍出來效果非常生動自然且簡單,兩人照片中互動表情的情意流轉,就是最棒的化妝品,場景都要相形失色了! 甚至有人只在公証或婚宴場上拍照留念,其實也很好,留影的意義不過就是這樣而已呀,不是嗎?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