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讓他繁殖小小下一代沒有強烈企圖與期待,對看他始終孑然一身的孤僻寂寥感到厭倦;在這兩種情緒間擺盪多時後,我妄下了一個就養魚這件事上、迥異於大部分深諳與深好此道的人的做法--加入一隻和他同性同種的新同伴!!
    不管之後的結果是造成兄弟情深或是手足相殘的局面,至少來一點不同的嘗試、接觸、刺激,會讓大家的生活與情緒變得更新鮮--不論是對飼養他們的我抑或是對被我餵養的他們。
    我還是會擔心,新同伴不能適應新環境,對陌生的小魚缸和外型上熟悉但心靈交流上卻陌生的同類。
    我停不下擔心,小公魚對新同伴不適應,對體型比他略大、色彩也比他豐富斑斕的新朋友心懷不軌。
    他會豁然敞開胸懷喜歡上這新家嗎?他會勇敢面對這個脾氣似乎不太好的新朋友嗎?
    他會「男女通吃」嗎--管他是公是母,看到水中另一個不斷游動的尾巴就會想奮力追逐和啄咬?
    希望新來的他,多一點生氣與勇氣;希望壞脾氣的他,少一點殺氣與銳氣。
    那麼我會少一點擔心,多一點的開心的,如果他們倆都能如我心所願的話。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