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1日,一年的最後一天。
    在這一天,很多人,忙著相聚、忙著狂歡、忙著人擠人、忙著回顧、忙著反省、忙著窮感傷,也都在忙著這些事的同時,忙著這一年經歷的,告別。
    因為,與已經與即將過去的,鄭重告別,在所難免。置身人群與擾攘聲中興奮地大聲倒數是一年將盡的最後一晚,很多人慣用的告別儀式;彷彿在扯著嗓門數完,隨著與自己相識的或不相識的人群歡聲雷動的呼聲雀躍擁抱或跳躍中,大家一起激情地送走的、過去的那一年裡所有快樂與尤其不快樂的,都被這一股人群中發散出的鼓動與熱情給拋卻到老遠、消散在新年最初的黑夜中。
    是的,在黑夜中。一切的結束與開始,恰巧都在黑夜之中。
    就像告別與相遇,一開始時都是幽暗微妙地叫人難以確定,一切其實都已經這麼模模糊糊、糊里糊塗地展開了。
    我也曾經,不只一次,用這很多人慣用的熱鬧儀式向舊的一年告別。
    不過也曾,有更多次,我選擇坐在電視機前,看著日本NHK紅白歌合戰後,螢幕上緊接著的一連串實況轉播--轉播著的是,日本全國各地許多神社裡的午夜敲鐘儀式。
    寒冷的黑夜裡,有些地方甚至還飄著雪花,鐘聲依規定要敲上108響。
    我喜歡靜靜地聽著鐘聲一響一響,莊嚴而平和、渺遠又寧靜。那極容易讓我立刻平靜下來,黑夜再黑卻也擋不住我心頭與眼前的一道光,一道因為懷抱希望與夢想而發亮的光,就好像點蠟燭一樣,從幽微不明地閃爍到越來越火熱明亮。
    我決定在今晚,還是用這最沈靜的儀式,告別與迎接,在舊與新的微妙交界。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