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我這個年齡階段,身邊的(前)同事與各求學階段的同學們,結婚、然後生子,甚至很有效率地兩樣一起來的人,越來越多。
 
    於是,間接或直接地,前仆後繼甚或同時被扔到好幾枚紅色炸彈,也自然見怪不怪了。
 
    不是因為輪不到自己扔別人紅色炸彈而酸葡萄,也不是因為不喜歡享受沾染別人覓得幸福的喜悅,而是,很多紅色炸彈,真的是被扔的莫名奇妙。
 
    有些所謂的"同學",不過就是古早以前,跟我同坐一間教室、畢業時人名與大頭照跟我的被擺在同個版面,其實說穿了根本只算"知道"這個人,既無深交也不會特意想念,甚至連長相都記不清楚,走在路上之於彼此、也不過就是路人甲乙丙丁罷了,這種人竟也會突然積極起來,透過各種可能的管道,說個日子放張帖子討枚紅包,我總直覺,我有跟你(妳)很熟嗎? 平常有在以真心誠意往來連絡嗎? 朋友的定義是甚麼呢? 是只有要討紅包才會把我的名字想起來列進去主動算我一份嗎? 這種感覺,恕我直言: 很、不、好。
 
    常常,遇到這種情形,我總自我揶揄地大嘆自己虧大了,這輩子若真嫁不出去(好像蠻有可能的),不就是一直在包給別人紅包,卻收不到半個紅包。
 
    前幾年剛出社會,總覺得,這或許是一種"做人"的基本與禮數,所以總是"逆來順受"地CHECK紅帖上的餐廳地址地圖,帶著紅包裝的美美去吃喜酒,鬧哄哄無秩序的現場與無聊花招堆砌的排場下,和一堆半生不熟的人面面相覷地吃著一點也不特別的喜酒菜餚。講真的,去路邊攤一個人翹腳吃米粉湯都比較快活自在好玩哩! 再說吃完一哄而散,各自奔忙,誰還會記得誰呢? 所以,我越來越清醒,回想起來,很多紅帖,根本對自己的人生毫無幫助,一點意思也沒有。
 
    今天和BRENDA聊到結婚喜酒,我跟她說: 真的,妳結婚,我一定排除萬難,人到禮到錢到,不為甚麼,不帶功利算計,只因為妳我之間,有我認為的、很真誠而愉快、會成為我人生美好記憶而值得珍惜的交情。
 
    心上所謂的"一把尺",在面對紅色炸彈在我頭頂漫天亂飛之際,更要亮出來,擦拭乾淨、確認刻度,費心丈量,有所為有所不為,絕不做個開無限公司般的凱子傻瓜,對所有紅帖有求必應隨傳隨到,這是我的反紅色炸彈宣言。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