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蘭日前批台大醫學院大學生,課堂上打盹散漫不打緊、還有大喇喇吃雞腿泡麵等作盡與上課聽講無關的閒雜事而絲毫不迴避,批的慷慨又無奈。
 
    然而,這樣的洪蘭,被「反批」了…
 
    反批她的是台大醫學生,一群台灣學生裡堪稱最會讀書考試的佼佼者,他們認為洪蘭批的小題大作,因而反批。批的時候,還是以舉辦「座談會」形式(據報載這「座談會」在下週一舉行,席間還會免費準備雞腿與泡麵,也不排除要親邀洪蘭到課堂上「交換意見」。)這座談會的發起學生,不忘為此座談煞有其事地起個名-「力挽洪蘭」(靈感應是取字四字成語「力挽『狂瀾』」)。
 
    洪蘭曾以她親眼所見的大學生課堂上行徑,以此做出憂心批判,擔心上課態度如此放任不羈的大學生,素質與專業連帶影響競爭實力,將來的人生,要如何跟人一拼高下?
 
    「上課吃東西不代表我們就不認真唸書、沒專業。」對洪蘭言論感到反感、欲反撲之的學生,如是不平地埋怨道。
 
    所以上課不吃東西或作其他擺明與上課無關的事,也不代表認真學習以及未來會有專業囉?!
 
    是這樣嗎?所以上課時作不上課的事,是天經地義了?
 
    我十年前當大學生時,不是每堂課都到的超級乖乖牌。我也翹過課-理由是當時的我不認為這課再聽下去對我有何幫助、於是索性選擇離開。但凡我有到場上的課,絕對是整場聽完,作筆記發問題絕不會少。
 
    如果不想聽課,感覺無聊沒助益,何必軀體坐在教室,靈魂出竅去吃喝打屁看電腦發呆遞紙條?直接率性走出你認為無趣、對人生沒丁點幫助的課堂並離開這令你生厭的老師,不就好了嗎?
 
    想聽課的人,在教室裡不斷聞到雞腿泡麵味,不斷聽到「不想上課而選擇做起其他事」的人的細瑣叨絮的交談聲響,請問這又算甚麼?
 
    我以前讀的不是如台大這般的第一學府,但也是全國知名度最高的日文系,曾上過老師規定「連水都不能喝」的課呢,遑論吃東西或其他了;我還記得,有老師連你課桌上擺的東西都會要求,只能有課本、字典、文具,以外的概屬與學習無關的雜物…真不知道換做現在這群台大醫學生,被這樣魔鬼規定束縛的話,上起課來成效如何?會作何感想?是不是就此會在嚴格地不近人情、食古不化的規範下,變得「很不專業」且「失去國際競爭力」啊?!哈哈。
 
    我想,假如堅持此類態度無錯的「未來的醫生」、也就是如今這樣的台大醫學在學生,讓洪蘭不敢期待與苟同,連「以後生病不敢上台大醫院看了!」之類的感言都有感而發,可學生們毫不知、也不以為自己何錯之有…那,好吧!我不認也不行了,數十年老後若上台大看病,我一定會記得帶雞腿泡麵、或者預約時先問過醫生想吃點甚麼以提其神樂其懷,好讓醫生在我身上好好「發揮專業」,也好保全我的一條老命囉!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