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臉書(Facebook)上替自己興起一個帳號,始於四年前在英國讀書之初。那時因為幾位外國同學和老師有帳號、遂邀我一起加入。我不明所以地在完全搞不懂臉書是啥的情況下,開始用臉書,而且沒有很認真地使用,一方面是不清楚怎樣用、二方面是不明白用了後會怎樣。偶然連上去,僅是和幾個有互相加入的友人們互送禮物-朋友今天丟給我一瓶香檳圖案、我就移移滑鼠按個鍵選個笑臉或是挑朵玫瑰花圖案回贈給他;也偶有使用放照片的功能,一到了哪個城市玩耍,就把拍回的照片上傳臉書供自己記憶、也給上頭的朋友們看看。
 
   回到台灣後的快兩年後,臉書在台灣開始火紅了…越來越多人前仆後繼地擁有了臉書帳號,多數竟是為了在臉書上闢一塊開心農場,種起蔬菜水果、偶爾豢養家禽家畜收成一些奶蛋,偶爾或經常地、會到別人家的農地繞繞,偷摘取些自己還沒來得及或尚無等級種植的蔬果,又是自己下田又是到友人土地上偷竊的,搞的好不忙碌-奇的是,這些舉措與光景,全都在網路這個叫臉書的玩意上,進行與發生!
 
   從沒想到,臉書後來衍生出許多遊戲,而正是這些小遊戲,急速吸引眾網友加入臉書。大家拿臉書串連與溝通感情之餘,很多時候是被制約地上網耕田農忙等待收成。有一陣子是流行開餐廳,還有德州撲克或神來也麻將這類滿足堅強賭癮的線上博奕。接著還有可養各式各樣寵物的遊戲,線上幫寵物替換造型變髮更衣、佈置房間或玩玩綠手指的園藝,更誇張地、後來這寵物遊戲裡的主角寵物也可以砸重金買美洲豹或小貓小狗回家養,形成「人在臉書上養寵物、寵物還能在遊戲裡養起寵物」的詭異氣象…伴隨遊戲一起興起的還有撲天蓋地的一堆心理測驗,好比多層次的傳銷或是散播傳染病那般的效果,心理測驗緊抓人類非要對未知與無知找答案與定義的好奇心態,很多人在臉書上一題題的問答之間,也拉進了同他們一般的、想為茫然找到肯定感的族群為了解答而加入臉書之列。
 
   許多人在臉書上找到失散或礙於時空阻隔無法頻繁聯繫的親朋好友,除了快要失傳的書信往返、現代人慣用多時的MSN或通email或以手機撥打對話及傳遞簡訊、我們又有了臉書。同時間還有了plurk, twitter等等在電腦或手機上互傳短信息的新媒介。擁有這麼多「管道」自娛娛人與疏通情感,我卻覺得在網路上獲得這許多看似先進快捷、趣味與感性豐富的「擁有」之餘,我們,似乎正悄悄地「失去」著些甚麼……
 
   最近的某一天,我如常登入臉書,我的視線不經意地瞥了瞥畫面左側的朋友欄人數-184人!「喝,別騙人也騙自己了吧?!」這樣的念頭率先從我心上閃過、久久不曾散去。我有接近兩百人的「朋友」麼…這實在是很難以承受與相信的數字。扣除比如弟弟、妹妹、妹夫、妹夫的大姊、堂姊夫等「親人」之外,其餘族繁不及備載的「朋友們」,哈,說真的,突然頓悟,真正認真交流的摯友群,一來一雙手數的完,二來根本幾乎不在這串名單其中,或者即便有在列、但根本也不活躍於此。我們的往來與溝通,畢竟還是在「臉書以外的地方」發生的,也許在一通手機的數分鐘對話中、也許在一頓聚餐的說說笑笑間、也許在相約並肩玩耍或逛街的沿途上、也許在一張生日卡片上親筆構寫的思念及祝福裡…
 
    而我卻被臉書天天固定制約十數、甚至數十分鐘,只為了看某某的農場遊戲又升了幾級?某某的未來老公可能是哪一型?哪個粉絲團又發起了甚麼活動?一堆不知從誰開始的、來來去去地轉貼的網路作家文章?不會吧…這些事,包括哪位朋友去哪兒玩做啥特別事所拍下的照片、遇上了甚麼比較傷神或值得開心或發出深省的人事物等感觸…不是都可以在「臉書以外的地方」交流分享的麼?最可怕的是,連上臉書這事已然成為生活習慣,是打開電腦就會下意識做的事情,開始習慣在這裡講幾句話交代自己行蹤或感想之後,似乎開始沒了時間或氣力到部落格寫文章放照片了!這是我開始意識到並心生一股驚嚇感的一種「得與失」-我得到了快速吸納掌握自己與「朋友」生命軌跡的機會、但也同時失去了真切而深入地和人交心的時間甚至可能性。
 
   時時刻刻地匆匆瀏覽或呼應熟人或不之人的種種,究竟能為由無數片段的日常生活所建構起的綿長人生,帶來甚麼有價值有意義的獲得?或許,我該不那麼勤於打開臉書,需要三不五時闔上它,多專注於打開與發現其他的生命之書…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