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001860  

【走開】

星期一早上走出家門上班,準備過馬路前信步踏在人行道上,背後聲聲急促的「走開! 走開! 怎麼一直靠右!?」是我今天在家門外聽到的第一句人話。

是一個騎Youbike的年輕妹妹,來不及看清她的長像、無暇也無興趣打探她騎乘的去向,很想叫住她理論一番、但那唐突離奇的一瞬短到令人反應不及。冒失的單車妹,就這麼歪歪扭扭又氣急敗壞地從我身邊呼嘯而過、在朝著我不耐煩地喊了幾聲「走開」之後。

明明,被拓寬多時的人行道上、早已劃有給自行車專用的車道,那白漆深刻鮮明、根本要讓想要安份地行走在人行道上的人心生剝奪感了,這位妹妹卻有路不走偏要硬朝我身後駛來,外加沒好氣地要我這個行人「走開」。

這個城市,在大行單車之道的時候,廣設Youbike、在許多巷弄與人行道上劃上一大堆自行車的專用道(有的還畫得很醜、有的所在位置則是匪夷所思)、甚至市長還曾帶頭騎單車南征北討的。是的,騎單車不必加油、不排放廢氣,非常環保所以值得被稱許與推廣。但,台北這些年,騎單車仍無法變成最主流的交通手段,馬路上依然是摩托車轎車公車滿滿是,不用這些車移動的人則靠捷運與自己的雙腳。

單車熱都熱過頭了,還有人騎著騎著要與路人爭道,那麼為數也很眾多的行人到底該怎麼走、又該走去哪兒呢?

「走路的人」在這城市裡的權利、安危與心情,誰來體諒與在乎呢? 一個連走在人行道上都會被人叫走開的城市,真是夠怪裡怪氣的。

讀最新一期的日文雜誌Brutus(2018年3月15日號),這一期主講的是「東京的樣子」(東京らしさ)。除了探索東京的過去與現勢、更以不少篇幅加重討論東京的未來--2025年的東京未來預想圖已躍然紙上,人家都在焦急地揣想著城市未來的長相了,其中一個預測與計劃引發我的好奇: 未來、估計會有很多單人乘坐操控的小車「在天上飛」。是的,未來東京路上可能已經沒有路好走了,地下也沒有多少空間能讓東京多挖出幾條新的地鐵路線了,所以當向上發展。

飛上天去吧! 這是東京未來在城市移動手段與工具上的想像。看看台北的現任市長、還有所有想在今年角逐市長大位的野心勃勃的政客們,哪一位腦中擬有一套台北20XX年的「未來預想圖」呢? 還是根本不管以後大家的位子在哪邊 (包括你行人要靠哪裡走、才不至於會被人追撞或驅趕),只顧著滿腦子在盤算計量著「自己權力與慾望的位子」「要怎樣操(鬥)作(爭),才能讓那些想跟我搶位子的人、快點走開」而已?!

這個城市,有時候,真想令人自動走開。

 

【停下來的餘裕】

「樂沐」主廚陳嵐舒發了聲明,「樂沐」開到這年底就熄燈收攤,10年經營到此打住。她要「停下來」,並說自己不擅長也不喜歡行銷掛帥的經營餐廳模式,但放眼業界似乎想要永續撐下去就不能像她這樣老派地安安靜靜作好自己在乎的事而不管其他,「在這個年代,安靜等於消失」。

行銷過了頭這現象不單是在餐飲界,應該是在各行業與圈子皆然。只忙著迅速製造誘人且可供人炫耀或說嘴的表象,現在與未來,誰又真的會去在乎需要時間與智慧淬鍊而出的一切呢?最可悲的莫過於眼睜睜看一些各領域的「大師」們也順應「時代潮流」、變成譁眾取寵的跳樑小丑,雖然一轉身成功幻化為受眾人吹捧狂讚的網紅、但本質與初衷在我心中終究是黑掉了。

「樂沐」陳嵐舒的暫停之舉實屬難得,也不失為一種另類的退場機制,在還沒有不堪地完全被黑掉以前,見好就收、徹底停下來,先從這瘋狂的亂流中抽身、儘可能地保持優雅並風光地在降下舞台簾幕時聽著觀眾不捨的喝采下台,至少還能保有、也對得住自己的初心。

But! 我想她應該是在現實面很有餘裕,所以有本錢喊暫停…

一位也開餐廳多年的老友,和我分享著對樂沐叫停的看法,我們大抵贊同陳嵐舒喊停的勇氣與智慧,還有她的自知之明。但是我們更好奇與欣羨的是--她有本錢說停就停。 

沒有餘裕停下來、心裡卻好累好雜亂或好空而好想停的我們,該怎麼辦呢?

 

【100歲人生的時代】

同樣從3月15日號的日文雜誌Brutus看來的--未來東京的人口,可以活過100歲的人大約會有多少? 我一時忘了有多少,只記得日本國連是以2007年以後出生者去估算他們之中能活過100歲的比例、近而推出未來可能增加的100歲以上之人口數;我記得我看到那數字時、眼珠差點沒有瞬間心驚地跳出來。 

面對注定結構比例通通失衡的人口,東京人於是已在思考人生延長到必須以「100歲的長度」來規劃生命中各階段能作的事了。比如:現在40~50歲者,不管你現在有沒有正職,都應該趕快去兼差,能多作幾種工作就算幾種,請培養你能自給自足到老死的工作(賺錢)技能。反觀台灣的我們還在討論跟煩憂什麼呢?

年金? 長照? 集合住宅?

都不是。當前所有還活著的人們,該作的唯有「重新思索工作」在人生中的比重、意義與方式。如果長命百歲會是輕而易舉的常態,那麼就再也沒有60~65歲退休、退休後享清福到死的這回事了。

很難死、卻也不容易活--這會是未來世界遍地開花的一種趨勢。

看看我這一代人的上一代,也就是我們的父執輩、再上推到他們的父執輩,這兩代老人家、他們大多生於憂患、長在不太容易活下來的時局中;卻容易看得到也過得到「退休後享幾年、十幾年、甚至幾十年(比如領18%的軍公教)的清福至人生終點」的生活。他們的中晚年是可想像可預見可打算的,可他們的後生晚輩卻是剛好相反,我們生於安樂、甚至看在他們眼中是過度酖於逸樂;但,我們生命盡頭的遠方可能很遠很遠,遠到充滿無法預知的混亂與苦頭、等著我們迎面走去。

生命的長短實在難料,台灣的勞健保或勞退制度真的能靠嗎?

我和一個朋友說,勞健保可以不用想了(我現在薪資中被扣去付勞健保的金額,就當作是作功德吧)。我只想問:長照險如果大家一起來團購,有打折嗎?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