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slide

 

    很久沒有看台灣電視劇了。很久沒有看到一如<<通靈少女>>這般好看的台灣電視劇了...

    不灑狗血、絕無冷場、更不可能歹戲拖棚(據說全劇只有6集),劇情緊扣台灣傳統民間的「宮廟」文化、以一個生來「帶天命」具通靈體質的16歲少女謝雅真為主角,看她在從小生長的宮廟裡如何替人化解不可言說的困難、排除障蔽並混亂心智的心魔;也看如此體質特異的謝雅真,在現實世界(她所就讀的高中校園)中、所嘗到的各種成長苦辣酸甜。瑤瑤(郭書瑤)所飾演的謝雅真,是一個本身身世與成長過程特殊的不凡人物,必須同時擁有並適切顯現既天真又世故的反差特質,講真的是一個很難詮釋的角色。聽說瑤瑤本身不會說台語,劇中謝雅真的獨白、或與扶養他的宮廟主人「金老師」之間的對話,又必須偶爾參雜台語,她台語台詞的部分聽起來流暢自然,根本難查覺原來她私底下是個不諳台語之人;情緒的表現上,該粗線條時就粗線條、該流露少女羞澀(面對在高中與她同社團的帥氣暖男何允樂的時候)與心情茫然之際也顯得真情流露。瑤瑤的演技令我印象深刻,有幾幕因為受欺侮和被誤解而泫然欲泣的瞬間更令人動容。其他演員們的表現(大推演出謝雅真閨蜜「黃巧薇」一角的鄭茵聲,根本不像在演戲,渾然天成!)也是自然而生活化的。貼近自然日常、劇情背景又十分接地氣,我想是這部戲首先讓我願意追得下去的誘因吧。

    值得一提的是,這部電視劇是HBO首部以全中文發音的原創影集,是台灣的公視、新加坡的稜聚傳播與HBO Asia的跨國合作。得知此劇的導演才31歲、由他領軍的工作團隊平均年齡也很年輕。(忍不住要說... 台灣年輕人的才情未免被看扁了? 年輕人絕非每一個都如老人所指的草莓又眼高手低耶!)

    宮廟文化悠久古老,相信台灣部分人士更是對此感到半信半疑甚至不理解與不信任。擲筊、起乩、祭改、作法、超渡... 也許被一些科學至上或無神論者視為無稽或怪力亂神。以此當作電視劇的梗,可謂大膽與別出心裁;切入角度與拍攝手法能如<<通靈少女>>這般新穎且蘊有深度、感動爆笑之餘亦能發人深省的,更是不可多得。

    我對宮廟文化,始終抱持費解同時敬畏的心態,可能是家有長輩曾在公廟裡當過乩童,所以並不會覺得這是完全荒誕而不可信的。死生大事、陰陽兩界、靈異現象... 等等,我個人儘管從未有何特殊的「感應」實歷,但我真心以為抱著「寧可信其有」的心態看待,會比較客觀一些。我曾問過當過乩童的姑丈:「你每次起乩,都是『來真的』嗎?」「你每次召喚三太子來,都會成功、祂真的都會來喔?」慈藹的姑丈對直言敢問的我相視而笑、並沒有一絲專業權威被挑戰的不悅,也從不覺得我這樣對他質問是童言無忌、沒大沒小;他對我說: 有時的確是來真的、但有時是假的啦! 至於究竟何時真? 何時假? 為何不盡然是真、也不全是假裝? 老人家則是一副天機不可洩漏似地笑而不語、未曾給過我具體正面的解答。

 

「人很奇怪,面對越陌生的東西,總是要先找好害怕的理由。
到底可怕的是鬼,還是人心裡的恐懼呢?
如果我們能多一點勇氣,願意接納跟自己不同的事物,可能這個世界會更美一點」

 

    目前<<通靈少女>>已播到第三集(截至4月16日為止--本劇是每週日在公視頻道與HBO Asia首播)。上列,是我迄今最受感動的一段台詞、來自第三集。

    宮廟裡進進出出的,說穿了盡是人間事--人們以誠惶誠恐又六神無主的情緒踏進宮廟,拜請乩童、仙姑、道士等「專業人士」以「專業、專案處理」的,泰半是由煩惱、憂慮、疑惑、未知、倉皇、驚嚇、憤怒... 等等混雜相伴而生的疑難雜症。宮廟對此所祭出的解決手法看似玄妙深奧,但無非是想試圖替眾生打開糾結困擾內心的「結」呀。人性與恐懼,看來是貫穿本劇的兩個重要命題,不管在有著何種信仰的哪個國度、時時處處都存在各種人性糾葛以及煩擾困頓著人心的各式恐懼。在西方有天主教驅魔儀式、台灣則有宮廟的祭改或超渡... 突然間我感覺這兩造是表面型式與信仰看上去很不同,但起心動念與最終目的、想來是殊途同歸的。

     探討人性、直搗恐懼的核心,情節發展又是根基於在我們土地上既有的習俗、質觀及人事物--這部戲的引人入勝與成功、值得台灣感覺驕傲、也證明台灣並不是沒有作好戲的能耐與決心,多年對於台灣電視劇幾近冷眼無視、漠不關心的我,重燃起看戲的熱血,也深深被打動。不論是演員精湛的演技、編劇暨導演述說故事的功力、還是締造出好看質感的關鍵推手--幕後所有環節的工作人員們,都值得被鼓勵被喝采,期待接下來的episodes... 想必仍是精彩可期!  

【後記】這部戲只有六集,結局已在4月30日晚間播映完畢。我個人覺得這戲是好看的、是值得花時間一看的。也許有人評論它在看似有質感、有「文青」風濾鏡的包裝之下、掩不住"劇本很乾、不是很創新、老梗很多"的事實 (Really?!)。還有人評: 為何劇中人國語說的那麼多、台語刻意說的少--這是在打壓台語嗎? (Well... I don't think so! 這樣批評的人,請先去了解這部戲的製播背景吧...) 至少,它讓台灣原創的東西「銷」出去了(知道台灣當前與未來的處境,把台灣的任何東西「銷出去」有多麼難嗎...) 這對台灣的影視產業來說,最起碼是值得喝采的一個、好的開始與突破。

而我知道,身邊有些朋友對台劇是不那麼熱衷、甚至是難以下嚥的--包括這部通靈少女。他們多數是死忠韓劇迷,追看韓劇(都是on檔的)已追到夜不成眠、飢不擇食、什麼都願意看的程度;而且觀看的目的與角度經常是為了演員的外貌,當然也是為了韓劇的精良製作與劇本水準。而我,從來不是韓劇迷 (我想以後也不會是),始終偏愛日劇跟美劇多一些 (儘管並非部部佳作、看不下去的近期也變多!),這樣的我,也同時是個長期幾乎不收看自己台灣出品的戲劇的人--不管哪種型態的台劇,我從沒認真當一回事在收看。但我必須承認--通靈少女,至少喚回了我這個長期流失的觀眾,願意變成它收視率的其一。因為它讓我「改觀」了,覺得比起以往讓我看沒多久就想轉台的任何一齣台劇 (不論鄉土、偶像、還是那種目標就是拿金鐘獎的劇..),通靈少女讓我不會想拿起遙控器按掉或轉台,好看就好看,就會期待繼續看下去看到完結篇,就是這麼單純而已,跟用啥濾鏡講啥語言談啥文化沒有絕對的關係啦。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