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覺】
 

一向很靈,我的直覺。雖非百發百中、但也算有「雖不中亦不遠矣」的那種七到八成準的程度。說到底,我不太願意擁有太準確的直覺。但目前好像暫時沒有失靈的預兆或可能。

能預知正在或即將發生的什麼,難道不好嗎? 我想,有時候,先知是好的,能預作心理準備、超前佈署圖個平穩活出安心,沒什麼不好的吧。

但預知(而且又準)有時也可能不太好。曾有一個大學同窗暗地裡告訴過我,她有預知能力,她看得見身邊人接下來要遭遇到的事。如果是壞事,被她感應到了、她就得不可抑地為此人的未來提早悲傷,那止不住的悲傷勢必變得比一般後知後覺的人所感到的悲傷還要綿長;一如逃不掉的命中註定,想不去感覺到都沒辦法的。「因為我就是看得到...」同窗說,說的時候有點哀怨。

會確定自己直覺準確的依據是什麼? 是「驗證」。驗證的步驟大抵是這樣的: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7_0628牛肉麵0121.JPG

(2007年的照片,攝於我在英國的宿舍房間,我給自己煮的牛肉麵。)

 

811日,我生命中一個永誌難忘的紀念日。


像是自己的另一個「生日」,僅次於真正的生日、第二重要的重生日。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0011628.JPG

 

週五,放自己一天年假不上班、然後遠離電腦(並竭盡所能地)收好手機不上線,挺好。

抬頭望望晴空午後的白雲藍天與綠樹,這是週一到週五的大白天幾乎鎮日窩坐在地下室一樓伏案工作的我,沒能做到的事。在這存心計畫好要離線的週五,我做到了。

聚精會神不被干擾地看一場不必深陷萬頭鑽動、不需與過多人群摩肩擦踵的展覽,然後散步去尋覓一處可以輕聲說話、靜靜品味咖啡醇香的咖啡店休憩談心,只有在這刻意選擇離線的平日週五,我才做得到。

「平常日休一天假,沒問題嗎?」出門前,媽媽語氣有點擔心地問。我猜,一向操煩多慮的她是怕這樣的我是否會被以為不勤奮不上進。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mall_tp_cover.gif

數日前,在一場會議中,主管某偶然與我們聊到《海奧華預言》(Thiaoouba Prophecy)--這是一本書,一本完成於1989年的書;寫書的人,是一名本職園丁、已於兩年前逝世的法國人米榭(Michel Desmarquet, 1931-2018),他把自身不可思議的「外星九日遊」所見所歷撰寫成書,所以簡單講: 這算是米榭個人的外星遊記。多年後這本橫空出世級的「遊記」繼被翻譯成多國語言後、有了繁體中文版問世,繁中版在台灣一上市後、登上了各大連鎖書店暢銷排行榜,在此之前不少知識型Youtuber亦紛紛錄製影片圍繞著海奧華預言一書中的各種情節各自表述,應和與批判兼有之,奉之為醒世寶典警世箴言的信者、斥之以鼻的不信者皆所在多有。

 

對於外星人之類的玄秘事物概觀,始終抱持高度好奇的我,聽主管某提及此書的熱賣所引發的一連串熱議時,心想我怎麼到現在才聽說這本書呢、又怎麼能就此錯過呢? 於是下班後馬上去書店暢榜書牆上搜尋此書翻開來迅速拜讀...

 

對此書抱持正面擁護心態的一方,認為這書或許是米榭用心良苦拿出寶貴而令人難置信的外星遊歷見聞來點醒地球人,必須明辨並遠離地球上一切惡與無知的根源--比如對於金錢和物質的過度執著與追求、比如顧慮利益算計與鞏固權力更勝於照看國家民生福祉的政客、比如散播不實資訊的新聞記者、比如表面上試圖安穩人心而實際行為卻在操控與禍害人心的宗教組織... 是的,若以這個角度來論,先不論作者米榭是否當真被他意外的外星好朋友「濤」帶上了海奧華星遊歷九天、作者在書中的這般呼籲。初衷與立意可被視作是良善的、看上去想起來並無不妥。(正方觀點可參看: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1149902)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Negative0-18-18(1).jpg

(圖說: 這張照片攝於去年濟州島之行。途中路過一個被漆成糖果粉色系的可愛信箱。我總認為「信箱」儼然已成一種時代眼淚之物,現在還有多少人在書寫、投遞寄信件呢? 連臉書訊息、IG動態都不見得有意願回應或瀏覽了,就算是行之有年的電子郵件也常被人有意或無意地冷處理。更何況是傳統紙本郵件? 人的情意流動與交集,冷不防地可能變成一座遺世獨立的信箱,站得精神而直挺、等待投遞出的心意卻不一定能如實地交到對方手上,甚至連被開啟的機會也可能沒有了。)
                                                         
                                                         

「與其拉黑或封鎖、不如直接刪除。」偶然與朋友聊到使用臉書的心得,朋友L說,她如今已減少登上臉書,真有登上就是速速爬文、看新聞、跳過惱人而無謂的廣告;讀到真實生活中仍有互動交心的朋友發文貼照、才會停下來認真瀏覽,自己則常保靜默、鮮少發表什麼,頂多就是這樣。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fec7b00-cc97-48b4-91f7-d8d221254a18.jpeg

忘了是為什麼開始追看這部台劇的。甚少觀看台劇的我,一開看此部就欲罷不能。

是一種繞樑三日甩脫不掉的綿長餘韻、或許該稱之為後勁更恰當--幾乎每看完一集都有各方各面的後勁如突如其來的浪潮般、不可預見地沖打向我。

《跟鯊魚接吻》,一部相見恨晚、挾帶以滿滿既視感的台劇,在我近期幾乎只追韓劇、明顯放生日劇好一段時日後,難得追到令我格外激賞的電視劇,意想不到的是來自台灣。

《跟鯊魚接吻》的既視感之一是來自於劇中份量頗重、也夠寫實的職場情節--女性在職場中若表現的分外要強、極度耀眼,得到光鮮亮麗的功成名就自是理所當然;但同時強迫中獎似地必須承接週遭明裡來暗裡去的各種不懷好意,也是自然而然--老闆不是怕妳功高震主、就是可能把妳當成談判籌碼;同僚視妳為可敬但更可恨的競爭對手,下屬認為妳是得理不饒人且生人勿近的女魔頭;家人朋友因為妳發作起來六親不認的工作狂而對妳感到陌生加無奈。而明明,妳的工作實戰力始終保持的如此堅強,有時候是為了想證明自己可以,而這其中更多成分是為了想給自己的女性身分出一口大氣(因為女人在職場上常被說「終究不夠行」或「根本不行」);可是,有更多時候,如此奮力為工作燃燒鬪魂的自己、為的往往不單是自己而已--為公司、為老闆、為家庭責任... 為了很多非關於妳、卻又說非妳不可的一切外在指標與期待而拼。然,就在這種種拼鬥下,如此的自己卻得經常被身邊人對號入座成假想敵、眼中釘、磨人精... 劇中的「鯊魚」杜艾莎,就是這種處境的角色。而職場、商場上的爾虞我詐攻心計情節,在此劇中也頗鮮活地切中現實,雖然劇情鑿刻的不算太深,但算是有切入了幾個要害,比如杜艾莎得知自己開疆闢土打出天下的公司要被老闆賣給競爭對手的那一段、與老闆May姐掏心撕肺的爭執對話,便非常血淋淋地反映出職場上資方對勞方的真實想法(員工是公司資產,而我是公司老闆,老闆我想怎麼處理公司和員工,一切都由我、由不得員工怎樣想)。

既視感之二,來自於對女人在生活中各種「被為難」的情節--身為一個在職場打滾多時的上班族女性,雖然沒有杜艾莎那樣閃耀的高成就,但劇中的她於公於私被指點、指教的各種片段,對當代職場女性而言,也是貼近真實、頗能激起共鳴。每個職場女人不見得是百分之百的杜艾莎,但肯定是百分之若干的杜艾莎--儘管在外事業成就斐然、在家仍被重男輕女的長輩碎念幹嘛不快結婚為甚麼不回家幫作家事;被旁人忌妒自己的被賞識被拔擢時、就會被背地裡插針說八成是靠男人吧;情場上力求理性看得透徹、謹守自己的標準不隨波逐流,就可能遭批是難搞、自以為是、眼高過頂所以才嫁不掉云云。這個世界對於女人應該要活成什麼樣子,總有著萬般的超高規限制與夢幻般的要求(又彷彿見不得女人做得或過得太好);一旦女人偏離這些限制與要求的軌道而恣意逆行,女人就算總算盡力精采活出了自己的樣子,得到的不一定是心悅誠服的掌聲喝采、反倒還得忍受聽取千夫所指或等著看自己出糗好戲的雜音...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0010708.JPG

 

打從COVID-19今年一月下旬開始自中國爆發、武漢與其他城市陸續封城的那一刻起,這個世界就注定再也沒能、也別想平穩過了。

 

中國失守了、接著亞洲其他國家也開始不受控。歐洲接棒且疫情在歐洲爆的超猛、義大利因這肺炎而送命的人數至今仍居世界之冠,是截至目前為止最悲情的疫情蒙難國度。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linking-Mimi-1.gif

沒想到一年才開始沒幾天,就有了一種「有些人、有些事,貌似或注定正在走向結束」的預感與心情。從跨年前一路到跨年後的年初,陸續發生的各種不順不遇,煩雜離奇到讓我自己百口莫辯、難以解釋的程度。

就在心情言不由衷、如烏雲罩頂的當口,也才發現被這些怪奇鳥人瑣事打擾到開始懷疑人生、微弱且迷茫的自己,此刻能作的,唯有安靜欠身遠離熟悉與不熟悉的眾聲喧嘩;能躲去並棲身的,唯有自己的房間: 一處,是「實質」的家中那一小間我拿來打扮睡覺發呆獨處用的房間、還有這邊--這個大概只剩我一個固定觀眾、拿來自言自語用的部落格。

是的,這個快要滿15歲(!)的部落格,就叫作「自己的房間」,猶記得是在人生走到一個極度迷惘的階段時開設的。若不躲在這裡恣意說自己想說的話、那還能上哪兒跟誰說呢? (重點其實是在於有誰真心想聽、同時又有能力排解...)

房間是逃避現實用的庇護所;那麼,眾神的居所、比如廟宇也是吧。

數天前,一年之初的元旦,我去慣常參拜的廟裡安了太歲、點了光明燈;抽號碼牌時還不到900號、一望手上抽到的是1037號... 啊,推算也許得等上至少半個小時或更久吧,乾脆先把所有神明從下到上都先拜過一輪再折回來等。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0010446.JPG

 

(一) 聚散有時

 

「人生難得是歡聚、惟有別離多。」-- 城南送別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WuTa_2019-11-20_15-02-29.jpg

【之一.必須自愛】大餓 (Heavy Craving)

請了一整天年假的一個平日,上午在參加完一場告別式之後,空出來的午後,我臨時起意獨自走進戲院看了一場電影。

事實上,那天壓根沒想到會進戲院看電影、更沒想到上午的告別式散場後,大夥散的很是迅速且徹底--上班的上班、有事的有事、回家的回家... 本以為也許會有的聚餐吃喝促膝談心一場之類的,在相互點頭招呼、有一搭沒一搭地看幾眼說幾句後就此打住,那些「本以為」一概沒有發生--即使,我們之中,有不少人是真的不記得有多久沒再見過了,老師的逝去難得地聚集了我們,而在告別式備極哀榮地禮成後,我們再度 (或許可能就此永遠地) 走散。

天氣蠻好的,不冷不熱微風無雨。心情空空的,說不上好也不至於壞、只是惆悵難免。陪學妹去書店買了本2020日誌後,出了書店、散到只剩我一人走在街上了,隨便挑了家餐廳吃了頓飽足的日式套餐、然後想著接下來如何打發空出來的時間。

「不如去看場電影吧!」我對自己說、然後拾起手機看離我最近的戲院、亂槍打鳥式地找片子查場次。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