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到前幾天,算塔羅牌的過程與結果。
    心情很平靜,因為當時是個好天氣的緣故;過程有點因為期待預見可能的未知、而有隱隱不安與興奮。
    我問了兩個類型、三個問題,抽了三張牌,弔詭的是其中有兩張都是一樣的牌,不過我一路摸出的都是正牌,老師說這是好的,代表我所問的事情,都會有不錯的發展或結果。
    那兩度出現的,同一張牌,叫做「審判」。歸結老師的分析簡單地說,就是會經歷一段沉潛與思索的過渡、反覆左思右想後找到方向作出抉擇,才會真正找到問題的答案、盼到理想的結果。
    因為會來上這麼一段「想」的過程,我會絞盡腦汁、會徬徨猶疑、可能會突有沈不住氣的一時衝動。
    老師叮嚀我要千萬記得沈得住氣、再想一想,自然而然會得到自己想得到的。
    對於我最沒有勇氣問的,且讓我保有祕密,老師對我所在意的,點出問題的癥結--是距離啊,說的太準,心靈上該是契合的,但命盤其他星、包括實際上的距離都是有距離的,所以暗示我此後不必再多想了。
    回首人生來時路,一路上迷迷糊糊、跌跌撞撞,有時是真的很心傷、有時候只是在假裝。表面上我常常習慣用故作鎮定武裝起自己,一切看似美好,但是從來沒有停止過對過去的回想、對未來的幻想,或許唯有在認真面對自己的時候才真的得承認自己畢竟還是像極自己的星座,那被眾人以為最會想的雙魚座,即便我對此常常不以為然地不願對號入座。
    難道我想的還不夠多?這張審判牌,不只一次被攤在我面前,要我再多想一想!?
    我想我到底還是該好好認了它,既然它是這麼不厭其煩、堅定地重複在我手裡出現。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