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我送走了我魚缸裡的另一條小孔雀魚。
 
    其實他已經病了幾天,平日活蹦亂跳、胃口大開的他,突然靜靜呆呆地潛在魚缸底、藏身貝殼後一動也不動,腫大的腹部與立起的鱗片讓我難以辨識出他從前輕巧可愛的模樣,我聽從水族館店員的建議,特地為他買了抗菌藥水,照說明書一步步讓他泡藥水浴,見他病況沒起色,急得上網站查偏方,加重鹽、餵五塔行軍散等等再怎麼荒唐但被肯定有效的手法我也不放棄地一試,昨晚午夜時分,我睡前不放心地到他跟前探了一探,竟巧合地得以親眼目睹,他的離去。
 
    他的最後幾十秒,出現難以言說的「迴光反照」現象--原本虛弱沈靜至奄奄一息的小魚,在我眼前倏地起身,在水中上下劇烈跳了幾下,隨後奮力扭動起他變形的身軀游近水面,一如以往活潑本性,來回順暢無比地游了三圈後,馬上急轉直下倒退回魚缸底,半翻身地橫躺一扇小貝殼邊,便再也不動了。
 
    「那小魚是要妳記住他最初的模樣,才想在他生命最後一刻,在妳眼前以這樣的姿態說再見吧?!」弟弟這樣安慰我說。我覺得也有道理。
 
    我最後能為他做的,是用我所能給的,對我們彼此都最溫和簡單的儀式,我不忍心同大多數人一般,將被病痛折磨數天的他,一股腦猛力衝向沖水馬桶、流進化糞池;我先是望著他在心中默唸佛號,再輕輕撈起他,選了廚房窗台一盆枝葉繁盛的大盆栽,挖了一個小土洞埋了他。也許有人覺得我小題大作的不可思議,但我也不以為意,我以為我只是選擇了一個最能讓我釋懷的方式,畢竟他優游水中間的快活身影,曾伴我度過七個多月--包括為工作紛忙所煩擾、為伏案讀書而勞形的人生重要時光,努力沖淡了我的壓力與鬱悶。
 
    這樣的儀式,讓我坦然面對,他給我的那午夜小小震撼了我的畫面;雖然傷心總是難免,在這終須一別的時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ane Yang 的頭像
Diane Yang

Diane's自己的房間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