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節的早上,香港同學JOEY在MSN上,淺淺地冒出一行"Bad news..."。
 
    喔,壞消息,朝陽正亮眼的早上九點,一天才要開始,就有壞消息?!
 
    "Adrian passed away... "我們的Adrian老師,在英國時間九月二十七日早晨,騎著伴他走天涯的摩托車趕往學校的途中,出了車禍,目的地頓時從Nottingham Trent的校園,大逆轉變成了天堂。(以下連結是Nottingham當地Evening Post的網路新聞)
 
 
    甚麼叫措手不及,腦袋一片空白,我瞬間竟都能老實地明白起來。
  
    三個月前,他還在tutorial小教室裡淺淺微笑端正坐好,始終從容帶著準備豐富的知識,等著和我們好好開講;二個月前,與我們一起在臨別依依的Marketing告別派對上吃吃喝喝談笑合影...,一天前,就這麼突然地與我們相隔天上與人間了。
 
    記憶裡,Adrian是個很典型的英國佬,從頭到腳衣裝搭配得宜優雅整齊、講究順序規則與細節、參不透是真是假的微笑與點頭招呼、時而迂迴時又直接的講話...,記得一開始還沒上過他的tutorial課前,聽不少有上過他課的同學依提到他就五味雜陳,害怕他對課堂反應與作業的高要求與超嚴謹。
 
    但真的在最後一個學期,上到他帶的tutorial課,並不覺得他有想像中的那麼可怕,他很正經而深度地和我們討論甚至辯論很多事,但也不忘向我們時時穿插小鬼臉開個小玩笑,漸漸地,感覺出他似乎是在暗示我們,放鬆點,別把他想的太嚴肅認真了。
 
     一整年在英國學習,做了不知幾回大大小小的presentation報告,感覺他是push跟challenge我們最多的人,他在專注聆聽的同時、一個個光速般飛快跰出的質疑伴隨反詰,向試圖努力連番講演下去的自己迎面戰去,不諱言這種挑戰有時真的很令人難以招架,但漸漸地我發現,在對他諸多挑戰意味十足的提問下回過神來思索並反應,總是能激出很多從來沒想到的思想火花,不敢說因此變的多聰明睿智;至少,心臟變的更大顆、臉皮磨的更厚硬了,在有限時間下知言敢言並能暢所欲言,這是Adrian教我們的、很是高難度又受用的事。
 
     課堂間,他的身影、說過的話、做過的事,彷彿在昨天,一直沒有遠去。這一年的教師節,他竟然為我們教了一堂,突如其來難以接受的人事無常的課。Anyway, 一路好走啊,Adrian, you're always on my mind!!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