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踢世足,一位朋友半打趣半認真地說,要不要來賭賭看--預測誰是本屆冠軍?
 
    預測是件最簡單也最困難的事--簡單在於,不過就是冒出一個答案,這答案根基於猜測者的直覺、經驗、觀察等等因素,答案的對錯往往可以是無關緊要的,意即答錯了也無傷大雅,頂多是被恥笑一下、瞬間感覺到依照自己所自負的思考或知識所下的判斷其實很癟腳而且沒甚麼了不起的,有時候你會因為預測失準或多或少地損失些許賭金之類。困難在於,這個或經過深思熟慮或不經意流露的發想,一旦會牽涉甚且能攸關到重大責任、高度價值、深切期許的人事物,這個預測準或不準,就很要命了。比如天氣預報不準,很可能無法讓順向坡上的人及時逃脫滾滾大雨泥流、錯失撤離良機因而喪命;或者假設基金的幾年走勢曲線抓不準,也許會讓投資人進場時間錯誤、選了高點興高采烈買進卻立刻陷入低檔流失資本而不知何時才能翻本...
 
    昨日無意間讀到一段文章,論及預測這回事: Predictions has never been easy. 預測,從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想,無非是預測這個舉動,總是也只能是針對未來去做,現在跟過去的一切都已定調,早已容不得任何事先預想的可能。未來隨時充滿變化與未知,於是,面對uncertainty,人又要如何給個胸有成竹而言之鑿鑿的certain answer還要圖個可安心的交代? 甚或為了對未來無知而產生的不安,以預測來試圖尋求解救與安慰呢(比如"算命",正是一種安慰療癒兼自欺欺人的預測哩)?
 
    對不確定的事情拋出確定的論調,最是愚蠢而可怕,你可以predict anything just for fun, but never predict anything for sure and over seriously! 彈性、說變則變,也許看來很無厘頭也顯得沒有責任感,但這也才是面對未來,唯一且最適切的答案吧!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