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005_4 【老店貓之眼】

    家附近小巷內一間服飾店,店主有個性、愛老件、愛貓成癡、總是一派素樸自在的民族風打扮,說起話來輕柔親切中飄有幾分不世出的雲淡風輕,所賣的衣飾也走此路線。店裝潢仿以前鄉下地方常見的三合院、也有日式老民房的影子,門口院子花草扶疏、貓兒可以和人一樣大搖大擺在院子閒晃或休憩。

    我進店裡逛逛前、或買完衣服步出店後,總習慣去逗逗店貓--假如那貓兒有在前院裡出沒--牠經常是神出鬼沒,名符其實地和人大玩躲貓貓。說是我愛逗貓、還不如說是愛被貓逗--貓不像狗,經常人想對狗做什麼、狗就順著人去附和些什麼,很是隨和;貓則有自己的個性、主見,才不見得打算讓人三兩下子就參透摸熟、更不擅長附和人。這店貓酷愛用招牌謎樣眼神打量我,我因此常在此貓的跟前呈現一臉呆樣、迷迷茫茫,這不成了貓反過來逗我麼?

    這天天氣熱,店主說有批衣服正在出清便宜賣,我在打折活動最後一天匆匆趕著上門來。入店試穿幾件別出心裁到穿出去鐵定引人側目的衣褲,最後還是挑了中規中矩的安全款式走。

    久沒來店,驚覺這久未謀面的店貓長大了不少,此貓可能陪著主人送往迎來看盡太多顧客,看人看物的眼神都練就成熟了。一副了然於胸的世故模樣。

    是不是也跟我一樣不耐今年夏天的異常酷熱? 瞧這貓懶洋洋、動也懶得的姿態。牠好幾分鐘都攤在竹凳子前,真的伸手逗逗戳戳牠、牠也老神在在不肯起身。這天下午悶熱異常、吹進院子裡的風也是悶的,還好院子裡的草坪青翠依然,樹木花草也沒有被曬到萎弱枯乾,還能提供一股視覺上的清涼,否則我可能連踏進來逛的興致也會被熱退。盯著牠看久了我也發懶了,很想叫貓兒好心點挪個位子給我、我也在這石階上就著竹凳呆坐上一會兒,同貓一塊納涼顧店,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想,好不快哉?

 

 

 


 

F1000022【哲學之道上的貓老太太】

    有一陣子我旅行總會帶幾捲底片、用一台玩具底片相機一路拍著玩。我真的是純粹拍著好玩的! 因為我非攝影專家或超級玩家、對底片的技巧與學理也模模糊糊、馬馬虎虎,根本談不上術業有專攻。那台底片相機之於我,真是玩具的成分遠大於攝影專業器材。即便如此,拍出來的照片往往嚇自己一跳--不是拍出鬼影幢幢、不知所云的光暈或黑團;就是畫面鮮活明晰、比數位修片或濾鏡作出來的特效還耐看與動人。

    比如這一張,按下快門那一刻心底暗想: 唉呀! 這樣拍得下來嗎? 老太太的小小、遠遠的背影,和相形之下顯得更小、更遠的,那兩隻被她溫柔輕撫著的貓...

    當時我在京都,春光正明媚四月天賞櫻季節。特意安排去走一遭哲學之道,體驗一路被滿開櫻花林夾道包圍的感受、兼以緬懷曾散步在這道上的大文豪們之典型夙昔。憶當時、傳說中摩肩擦踵導致寸步難行的大批人潮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一路輕鬆緩慢地東晃晃西拍拍,走的快意瀟灑。因為那年2011、3月11日一場驚天動地的東日本大地震、震跑了一堆觀光客。我沒被震跑,依舊優美的春之京都和災情慘重如末日降臨的東北,儼然兩個世界,極難聯想這兩處其實是同一國。老太太與貓兒相偎相伴,悠哉遊哉,沐浴在春光下,與世無爭的安然,更讓人壓根差點忘記此刻國之北端有多少人在遭苦受難、流離失所、家破人亡、行方不明... 但我在京都的那幾日,除了遊客大減、廟宇紛紛端出震災募款箱、誦經祈福聲頻頻之外,其餘方面倒是感受不到舉國同哀的肅穆氛圍,花照開、陽光照露臉、貓日和、人們日子照過。「京都和福島有足足三個台灣國土長度那麼遠的距離,輻射不會射過來、餘震也震不到這邊來,請您放心過來玩吧..」我還記得行前心中在七上八下猶豫時,一封我預訂的京都民宿主人發給我的電郵,這麼寫。於是我被說服、如原訂計畫出發了,若大震來的那一刻,我原本堅定無比的出發之心被應聲震垮,就不會走上這一遭美不勝收、難得不會人擠人的哲學之道,不會在途中遇見眼前這位春光下怡然自得、一路療癒著我、讓我走的更舒坦自適的,貓老太太呀。

    不知別後的這幾年,每逢京都春櫻綻放之際,這位貓老太太,是否如常地與哲學之道上的貓兒,相親相愛地賞花散步曬太陽呢?


【臥佛、臥貓】

    去泰國曼谷臥佛寺。理所當然是去拜見鼎鼎有名、全身金光、碩大頎長的臥佛本尊。但我也順便在臥佛寺境內,拜見這隻「臥貓」。臥貓小小的、略顯清瘦、身軀有氣無力軟躺在地,雙眼卻炯炯發光、盯向不知名遠方、不知在想什麼(不過,大抵貓兒都擅長露出這類表情與眼神,不是嗎?) 曼谷每天都是夏天、熱得讓人置身外頭不想多走冤枉路、或是感覺烈日高溫下所踏出的每一步都活像是冤枉路的那種難耐的熱。

臥佛寺之貓

    寺廟境內、臥佛所在的那間大廟外面有大片空地、一棟棟或大或小的其他廟宇或建物在這空地上林立、沒有很規則地這裡蓋一間、那邊立一棟的,我搞不懂它們各是什麼,也無暇逐一湊上去探究竟。因為看完臥佛、我們下一個目標是去體驗傳統道地的泰式腳底按摩--臥佛寺的按摩學校據說是泰式按摩傳統之濫觴,收費不高、在此按摩有一種親近按摩源頭與精髓的朝聖感。攤開買門票時附上的寺內地圖,我們只知道鎖定按摩學院的所在地,與旅伴按圖索驥只管往按摩學院一路殺過去,途中遇見這貓,橫躺地面沉思納涼。

    這貓懶躺在此,算是正當、也算聰明--還知道挑這角落躺,躺出一身清靜與一陣蔭涼。

    突然間,我也好想學牠躺在這裡,這樣的放鬆程度應該跟被按腳不相上下。

    只是,貓兒如此躺著入我鏡頭來,是足以形成一個美麗可愛的旅途插曲風景;但,若這景致,把貓替換成一個人、照樣躺在這兒,就不知會變成什麼體統、會被人如何另眼看待了呢? 也許會被認為是午睡中的遊民? 接著被廟方視為可疑人物趕走吧!? 

    人神殊途。人與貓,看來也是殊途啊... 

    文章標籤

    貓咪 生活 隨筆 旅行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