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3894  

   少說話,多畫畫。

    少聚會,多畫畫。

    少逛街,多畫畫。

    最近日常生活中的一個轉折-重拾畫筆。為了轉換心情?沒錯;為了消磨時間?是的;為了修身養性?也許。

    更主要的決心是-為了一種自我實現、強烈想找出、自己生命裡的可能性與可塑性(我好有建設性!)。

    兒時去上過畫畫課,一上就是四年。每逢週末下午,提起裝了畫具的小布包、信步至住家附近的一棟舊大樓頂樓的畫室上課去。

    那棟大樓如今已因都更消失在地平線,殘存在我腦海記憶的形象是、由因為陳舊而顯得灰撲撲的綠色小磁磚所佈滿的一棟四樓高建築,樓下開設著大同電器的賣場,正對著彼時是中興百貨、如今是星聚點KTV的芝麻大廈、隔著一條復興北路而佇立。

    古舊而風霜滿面的大樓沒有電梯,我提著小布包踏進窄小的樓梯口,沿著陰暗陡峭的窄樓梯一路登上四樓的畫畫教室。教室裡從天花板到牆壁都被漆成一片黑、廉價塑膠地板是宛若西洋棋盤那樣的黑白格,空氣裡滿是各種畫畫顏料的氣味。如今想來,是很有個性的空間、對一個九歲孩子來說,未免稍嫌成熟且後現代了點。

    學素描-對著長成圓的方的三角錐六角柱等模樣的石膏、以及蠟作的葡萄香蕉橘子楊桃邊看邊描。炭筆、鉛筆、軟橡皮,在紙上輪番登場、反覆畫了又擦擦了又畫。

    學粉彩-比黑白灰的素描多了繽紛但難控制的色彩,對它的第一印象竟是「比較軟、比較貴又比較細短的粉筆吧!?」如此粗淺又不著藝術邊際的想頭。但我畫出興趣,其中一幅玫瑰寫生還被爸爸拿去裱了框、如今仍掛在我房裡。

    學壓克力-其實根本沒學到、只能算是「玩」過… 老師給我們一堆大小不一的鵝卵石,要我們幫石頭上色,我用壓克力給石頭畫了臉,有男人有女人有鬼臉。

    然後,我就畢業了;然後,畫室搬走了;然後,大樓消失了;然後,我又想畫畫了。

    一中斷,二十多年;一開始,就停不了。大抵世間上所有所謂的眷戀,都是這麼開始並持續的…

    從色鉛筆開始、輔以大膽地水彩嘗試。

    現在畫畫的地方,位在高架橋邊一棟新穎明亮的大樓裡,某大學推廣部,硬體設備從裡到外凸顯了它的辦學有成、生財有道。教畫畫的老師在美國學藝術、回台灣教高中也兼大學的課、還有固定在此教授色鉛筆。

    就快要上完為期兩個月的八堂課了… 培養觀察力、積累耐心,還有-把生命儘可能變得彩色些。

    很多現實中不可能實現或擁有的,都可以在畫筆下、畫紙上,逐一浮現-想養卻養不得的貓,盛開過後就凋謝的花、不諳製作只知道吃的蛋糕甜點、停在花尖上看得見卻抓不住的翩翩彩蝶…

    因為畫畫,開始看見並得到,無限可能。比如-幾個朋友看了我PO在臉書上的畫,留言告訴我「可以出書了!」哈,可能嗎?身為賣書人,深感出書與賣書的不易哪… 可不可能有朝一日因為愛寫愛畫出了書?Well,且讓我繼續畫下去吧!

DSCN3887  

DSCN3890  DSCN3892  

    文章標籤

    畫畫 色鉛筆 水彩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