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一望無盡的海洋,比起無波如鏡的湖,我更喜歡,穩淨流動的河。
 
    旅遊,每當搭乘的火車快飛過、或是帶著期待與好奇前行的足跡經過,一條水流徐緩前進的靜謐河川,不管河道筆直或是蜿蜒,不論河寬廣闊或是細小,河面上或是河岸邊,又是各自呈現著甚麼樣的風情光景,我都會將我的眼光,自然而然地多分一點,給我愛的河水。
 
    河,在文學裡,舉凡詩歌、散文或故事,常常以隱喻時光流逝的姿態出現。記得一首年代久遠的中文歌,歌詞裡是這樣唱地: 時間的河啊,慢慢地流。如果撇開山洪爆發水勢湍急甚至暴漲的特殊狀況不談,一般來說,河水的流逝,的確是慢慢的不疾也不徐。但是,我卻越來越不能感覺,時間的流逝也一如河水那樣不疾不徐。時間愈過愈快,反映在我開始複習每一個過往的曾經,總是不免膽顫心驚地深感,啊! 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是昨天才發生的。翻著日曆與筆記本上我親筆記錄下的,每一段美好豐富旅程或是聚餐時間地點與簡短感想,與一一檢視那些相機鏡頭裡認真踏下的足跡與開懷的面容,感覺這些曾經離我好近,但是一看它們各自發生的真實日期,其實已經與我所在的這如今,逐漸拉開了越來越長遠的距離。
 
    時間的河啊,其實正在快快地流。快的毫不留情、以那種不帶有一絲眷顧、不肯為依依不捨念念不忘的情緒留住腳步的節奏,急切地朝未知而沒有終點的遠方向前流去。
 
    是那歌唱錯了吧!? 還是,或許,我應該從我最愛的河水,學會在向前時,拋棄所有的留戀呢?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