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臉白淨清透的細皮嫩肉、斯文秀氣的長相,配上開口說話時不及不徐、不慍不火的好口氣,配以穿搭在流線且適中的身形上的時尚穿著,讓初次見著他的人,都會留下好印象。
 
    斯文潮男據說是棄法而從行銷的「非科班」出身,卻倒也身經百戰的行銷公關逾十年,幾個歐洲大名牌、不論是穿在身上提在手上或踩在腳下的,他都運籌帷幄過品牌名聲乃至精品銷售。除了懂推銷時尚品味,也跨界做過女人擦抹噴推在全身上下的保養品品牌經理、更大跳tone地行銷企畫過好萊塢電影的一些非人哉的角色、把一些舉凡爬上大樓捶胸頓足的金剛、或某某超神力的機器人等等的icon化為可賺錢的週邊產品之類…這些都是潮男自己細數的職涯豐功偉業,細節與過程因為繁多到有聽沒有懂而來不及記清楚,已至不復記憶。不過這不打緊,一言以蔽之,總之潮男宛若一尾五湖四海任遨遊導致見多識廣、觸類旁通、事事萬能的八爪魚。就算非科班出身、勇於挑戰也的確戰績彪炳(據他自己所言),也無損於其在行銷公關優雅湫游出如魚得水的經驗與專業。
 
    與斯文潮男共事非常短暫,短到好比去歐美遊個學的長度;這短暫相處間,一口氣聽上他說最多最長且最傷的一段話,就是以上他洋洋自述的顯赫經歷、以及接著他以「妳不是不好,只是妳在錯的時間坐上錯的位置、也不是我們這一行最需要的人…」開頭,一連串棉裡藏針的指教。
 
    在他之前,先後已有兩個人前仆後繼地在他所接下的大位上自捲撲蓋走路。頻繁的人事更迭已讓人感覺與同事培養感情都是多餘,似乎每個人都是在渾沌不安中苟且並昏盲的在毫無組織的辦公室瞎忙度日。他匆匆上任成了我們這潰不成軍人心惶惶的小組織的大頭,上任要務就是搞定年尾一檔檔拼年終的例行促銷。在優秀老練如他的眼中,學歷上是科班但經驗上是門外漢的人,最是無用武之地的廢才。不懂公關生態語言與進對應退的微妙花招,於他都是外星人也似、孺子不可教也的大天兵,在分秒必爭的工作節奏下,棄之也不可惜。
 
    其實他不明著開口,我再瞎也看得出-他希望我別在他理想的小組織裡出現了。不懂他「這個圈圈、這個產業環境」的原罪,起因於身為百分百的生手,沒人(因為人都跑了)帶領也自然沒個標準範本可供依循學習,所做出來的自然也不順理成章吧。不過,在潮男還沒報到前,我便已順應大老闆對我的一聲令下、著手重新譯寫的產品說明英翻中,這與作公關說穿沒太大利害關係的工具,他把我當成活字典般調出一段又一段,說是得拿給媒體刊登打形象用,用的應接不暇,最後卻淡淡批以「媒體文字,我作很久了,妳的東西,說實在調性不合、不大能用」。哈,那之前被他拿去用的,那些他如今說道「不大能用」的東西又算啥米?還有與國外廠商往來聯繫的英文電郵,照他吩咐寄出同時CC給他後,他過目而我也發畢數封,他才又賜教「妳寫的英文書信,廠商不會看懂妳要他們幹嘛,不該是這樣寫、而是要…」那在他沒出現前,我和廠商相安無事地往返兩個多月的英文信了;如真寫的狗屁不通,那麼該問到的、可從沒等不到答案過,這又何德何能可辦到?
 
    只記得是在被批到滿臉是豆花與委屈淚水的狼狽姿態下,倉皇逃離的。事後再回想起,也能坦然一笑置之,畢竟被他弄出的一堆感傷挫折,已經痊癒大半。除了潮男所謂的高強公關行銷專業,還是一團從不想、也尚不需知道如何解的謎以外,往後的工作我依舊天天猛寫英文信,必要時還得當外國廠商的面,開口聊上無數句…託潮男的折磨批判之福,這方面的表現,倒還沒被人抱怨語焉不詳就是了,萬幸萬幸。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