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761  

2016年10月攝於印度齋浦爾的簡塔.曼塔古天文台(The Jantar Mantar, Jaipur)。

畫面中央高聳直入雲端的建築,是世上現存最大石制日晷"Samrat Yantra";

2010年,這個印度保存最完好的古天文台,被選為世界文化遺產。

我對天文學,連才疏學淺的程度都稱不上、也不算有多大的興趣;但、自從在印度參觀了古天文台,讓我從此對天文學改觀、多了幾分理解與好奇心。

印度行旅,行至齋浦爾,因為拉車與景點參觀的時間沒估算好、原本抵達齋浦爾首日下午就要參觀的簡塔.曼塔古天文台,被臨時決定在風宮及城市宮殿從容多停留一些的我們暫時跳過。幸好,第二天下午陰錯陽差有了一小段空檔、得以再把古天文台排回行程。否則,就此與世界文化遺產失之交臂,又不可能為此再折返一趟... 真的會很遺憾呢!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N6121

谷中銀座最「經典」的一景... 幾乎每本旅遊手冊或專寫東京遊記的書,
一提到谷中銀座、就會放上這樣取景的照片。 

我曾有過一趟蜻蜓點水般的「谷根千」散步經驗,一轉眼這已是六年前的往事。記得當時正值凍到骨子裡的寒冷二月天,我和弟弟隨興地憑直覺在小巷弄裡彎來拐去、到處亂走,我們踏進了人煙少而難掩冷清的根津神社、冒著陣陣寒風東張西望;我還買了一枝破魔矢當作到此一遊的紀念品 (はまや:hamaya, 字面意思為「消滅妖魔的箭」,但非武術用途、而是儀式福物。在日本各大小神社中,以破魔矢造型作成的御守頗常見,據說可無形地破除邪魔的一切、有淨化、驅邪招福用意)。後來走到了一段沿途有著貓蹤貓影的下坡路,路邊樹上掛著「貓出沒注意」之類的可愛標語牌,有一些販售與貓相關的商品的個性小店,當然還有一些真貓在半路上神出鬼沒地現身、與我們玩著躲貓貓... 結束行程後,我赫然發現我們不知為何地錯過了很重要的「谷中銀座」一帶! 感覺悵然若失呀... 所以,六年多後,我抱著補遺的心情上路了,終於,在許多旅遊書和網站上看過不知幾回的谷中銀座招牌景致,在這趟東京行,身歷其境、看好看滿...

IMG_20170309_163010_519  

攝於剛從JR日暮里站西口走出來不久、接近谷中銀座的半路上。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決定,從來就不是簡單的事。用說得很快且輕易、想和實際作下去總是難的。不論是為自己、還是為自己以外的人。

特別難的是,為家人作決定。難上加難的一種、最「要命」的決定--莫過於人命關天型的決定,最常見的是替病入膏肓的家人,作出「救? 還是不救? 若要繼續救下去、該如何救?」這類的決定。大抵這類決定,往往不是一個人說了就能算數底定,除非這個亟需要被作決定的人,除你一人之外他無親也無故,那麼這時候問你接下來打算拿他怎麼辦、便怎麼辦。但通常... 家人是「不只一人」的集合名詞與存在,則、作決定是故成了「眾人之事」,難免必須經歷七嘴八舌、各執一詞的天人交戰;然後,一定會逐漸演變成一場打也打不完的混亂論戰,這種戰爭沒有輸贏、戰局中的每一個人都要受苦、受氣、受傷。

因為我家曾有如此慘痛的經驗,所以當我關注名作家瓊瑤因丈夫平鑫濤久病、在照護與急救上與繼子女鬧出不同意見而各說各話的新聞,就重新回憶並思索這類事情的難處與解法。

「他又沒『病危』啊,所以當然要繼續救。」「拜託,他都『病成這樣子了』,救下去、只是在整他也整我們自己罷了!」面對長期重症臥床,期間多次來回急診、徘徊生死邊緣的病中家人,諸如此類的對話,其實不一定存在於多人的討論爭執之間,也許,分分秒秒都在每一個病人家屬的腦內劇場反覆辯證上演、沒一刻方休過。

病危的定義,醫生說的跟你自己認定的,不一樣。醫生說要瞳孔放大沒有呼吸心跳多久才算病危;你覺得只要他失智失能不能自已且忘了大家是誰、活著也了無生趣,就算病危。通常在病榻或手術房門前、眾親友吵成一團難以「作決定」的癥結點,其實只出在每個人對「病危」的定義有不同的理解與解讀--有人堅持百分百地「尊重醫療專業」、有人選擇忠於自己的「想像與感受」。我沒辦法說哪一種解讀一定是對的,我只知道,正在逐步走向虛弱與消逝中的生命,肯定苦多於樂,生命正在結束中的人本身會苦、與那人情感血脈相親相連的眾親友也是苦,「一切皆苦」是大家的共通點與共同命題,如果要問「救或不救?」、不如換個方式問:「要如何減輕、縮短每一個人的苦?」我相信,若改用這種問法,來邀請大家一起尋找出最大公約數的解方、作出共同的決定,這個病人生命走向句點的道途,至少會好走、清楚一些;而不是步步都充滿了為難、壓力與悔恨。

回想在我祖母、也就是我爸的母親中風臥床14年餘後的最後那一段時光,我家也長期籠罩在「怎麼救她」的掙扎。有人說: 用上一切方式(氣切、插管通通來也OK! 事實上,最後也決定這麼做了)都要讓母親活下去,誰敢阻止任何急救她就要告誰、因為阻止一切救治就是見死不救、見死不救就是形同殺人。弒母之罪誰擔得起受得了,於是有人開始默不作聲、有人則反控「慢慢折磨她、讓她渾身插滿管子連一堆機器、難道比較孝順? 想想反而更是罪過」,最後吵到老死不相往來、別說家人、此生往後連普通朋友都作不成了吧,祖母最後終究走了,有些人的關係也隨著她的逝去、一起跟著走了。為難的醫療團隊、翻臉翻到四分五裂的家族、病中意識不清衰弱痛苦又不能替自己作決定的祖母--這是我對這個經歷的三大印象,除此之外我沒有、也不知該作何感想。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_2119  

2017.1.8~4.9在日本東京展出的大衛鮑伊展,我有幸在3月份前往朝聖。

此展巡迴至亞洲就僅有日本東京這一站,錯過了應該再也沒機會一睹,

所以,在我短短五天的行程中,硬是把這個展排了進去。

David Bowie(1947.1.8~2016.1.10)何許人也? 有何重要? 其實根本不需要我贅言解釋。「搖滾變色龍」、「華麗搖滾宗師」... 有些人如此定義他。他是歌手、是演員、是詞曲創作人、是唱片製作人、是關注人權議題的份子... 他,幾乎無所不能,69年人生中他所經歷、投入、締造出的事蹟與作品,不計其數且類型多元,他在畢生的音樂生涯裡總計賣出至少1億4000萬張專輯(我想未來肯定會超越這個數字)。他在自己的國家英國拿過9回的白金唱片、11次金唱片及8次銀唱片銷量認證;在美國也有5次白金唱片與7次金唱片銷量認證。從70年代中期開始David Bowie也投入戲劇演出,參與演出20部電影、也嘗試過舞台劇。

甚至,他也在舞台及服裝造型的設計上加入自己的驚人的創意能量--喜歡也擅長隨手塗鴉作畫的他,在他事業發展極為鼎盛的70年代,不少演唱會登台時的妝髮、服飾,其實出自他自己之手;他也會對自己上場表演的舞台佈景與燈光投注以獨到的美學品味和設計靈感。較鮮為人知的是... David Bowie在藝術鑑賞與收藏領域更是一位興趣盎然、且投資眼光精準的行家! 1999年他接受BBC訪問時自承:「藝術是唯一讓我買上癮的東西。」他在90年代初期開始接觸、收購當代藝術品,當起了一個認真、用功、熱情的收藏家。英國倫敦蘇富比去年11月甚至安排一場展覽暨拍賣會,公開Bowie生前高達400多件的藝術收藏~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irst slide

 

    很久沒有看台灣電視劇了。很久沒有看到一如<<通靈少女>>這般好看的台灣電視劇了...

    不灑狗血、絕無冷場、更不可能歹戲拖棚(據說全劇只有6集),劇情緊扣台灣傳統民間的「宮廟」文化、以一個生來「帶天命」具通靈體質的16歲少女謝雅真為主角,看她在從小生長的宮廟裡如何替人化解不可言說的困難、排除障蔽並混亂心智的心魔;也看如此體質特異的謝雅真,在現實世界(她所就讀的高中校園)中、所嘗到的各種成長苦辣酸甜。瑤瑤(郭書瑤)所飾演的謝雅真,是一個本身身世與成長過程特殊的不凡人物,必須同時擁有並適切顯現既天真又世故的反差特質,講真的是一個很難詮釋的角色。聽說瑤瑤本身不會說台語,劇中謝雅真的獨白、或與扶養他的宮廟主人「金老師」之間的對話,又必須偶爾參雜台語,她台語台詞的部分聽起來流暢自然,根本難查覺原來她私底下是個不諳台語之人;情緒的表現上,該粗線條時就粗線條、該流露少女羞澀(面對在高中與她同社團的帥氣暖男何允樂的時候)與心情茫然之際也顯得真情流露。瑤瑤的演技令我印象深刻,有幾幕因為受欺侮和被誤解而泫然欲泣的瞬間更令人動容。其他演員們的表現(大推演出謝雅真閨蜜「黃巧薇」一角的鄭茵聲,根本不像在演戲,渾然天成!)也是自然而生活化的。貼近自然日常、劇情背景又十分接地氣,我想是這部戲首先讓我願意追得下去的誘因吧。

    值得一提的是,這部電視劇是HBO首部以全中文發音的原創影集,是台灣的公視、新加坡的稜聚傳播與HBO Asia的跨國合作。得知此劇的導演才31歲、由他領軍的工作團隊平均年齡也很年輕。(忍不住要說... 台灣年輕人的才情未免被看扁了? 年輕人絕非每一個都如老人所指的草莓又眼高手低耶!)

    宮廟文化悠久古老,相信台灣部分人士更是對此感到半信半疑甚至不理解與不信任。擲筊、起乩、祭改、作法、超渡... 也許被一些科學至上或無神論者視為無稽或怪力亂神。以此當作電視劇的梗,可謂大膽與別出心裁;切入角度與拍攝手法能如<<通靈少女>>這般新穎且蘊有深度、感動爆笑之餘亦能發人深省的,更是不可多得。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_2183

香奈兒2017.3.3~3.12在東京表參道開設的「快閃店」--Coco Cafe櫥窗一景。

 

    完全是「歪打正著」! 我今年三月份匆匆的東京行,途中臨時起意、在3月11日下午「路過」表參道... 因為聽說--香奈兒(Chanel)彩妝,在表參道的"SO-CAL LINK GALLERY"開了一間為期10天的快閃店,快閃店採用咖啡店型式、宣傳與銷售新上市的水晶糖光透唇釉。

    我從上大學起,幾乎天天上妝。只要出門、臉上一定帶妝,但我的化妝生涯裡,始終沒有固定鍾情的彩妝品牌,開架的、專櫃的,啥品牌都願意嘗試。我算是相當隨興地以「打游擊」心態挑選與使用彩妝品啊。香奈兒的彩妝其實挺討我喜歡的... 價格是真的頗為高貴,讓我決定購入的每個當下、心中不免遲疑並微顫個幾下(笑)。但它的質感與品質,是真的對得起它的標價,算是教我領略與服膺「一分錢、一分貨」這個道理的品牌吧(跪)!? 我最常買的是香奈兒口紅、偶爾也入手唇釉(然後沒有一支唇釉是擦完的)。曾經失心瘋買過限量的四色眼影盤(也是沒有擦完、事實上眼影這玩意兒,除了淺色,其餘拿來加深眼窩或勾勒眼尾的顏色,真的很難用罄)、和表面刻印精美浮雕花紋的蜜粉餅... 我也曾不敵櫃姊口沫橫飛的積極遊說、外加敗給自己微弱不清的腦波,心一橫買過香奈兒貴到不行的保養品(汗)。  

    20年前我還是大學生時,一條香奈兒口紅專櫃訂價台幣650元。我從它一條650元的時候開始買香奈兒口紅,直到如今、一條已漲到1,150元了。這20年,台灣到底發生了什麼呀,要拿錢買的各項物資價格是連番倍漲,可、掏錢買東西的人們本身,薪資所得卻是(菸)... 多年來我謹記我人生中第一條香奈兒口紅的入手價格,把它當成一個小小的指標,觀看並比較著物價的差異、思索著金錢在時空推移演進下的真正價值。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20170313_144857_484  

2017.3.13. 攝於午間的上野恩賜公園門口。

穿和服的觀光客和盛開的櫻花, 還有始終不斷的人來人往, 相映成趣。

 

    聽過「大寒櫻」嗎?

    恕我才疏學淺, 我聽過吉野櫻、八重櫻、河津櫻、枝垂櫻… 但就是沒聽過「大寒櫻」。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_2026  

2017.3.10. 攝於淺草寺; 我在該寺人氣最高的「雷門」前。日本此刻正值驪歌高唱時節,

我並非第一次來到淺草寺、拜見雷門, 卻是頭一遭目睹有大批身穿學士服的年輕學生們,

興高采烈地群聚在雷門前大拍團體學士照、紀念與謳歌自己的青春。

    其實數不清,到底去過幾次淺草寺... 這次我到東京短短停留五天, 臨時起意把去過多次的淺草寺排進行程, 在第二天午前到淺草寺拜拜, 到底是為甚麼呢?

    求個平安、圖個平靜吧?! 咦, 不對呀! 淺草寺人聲鼎沸、始終是各國觀光客--尤其是首次到訪日本東京者必朝聖之的觀光大熱點--來這裡能圖啥平靜呢... 恐怕光是一到淺草站步出地鐵車廂、踏上月台一路走出車站的過程, 就要被川流不息的人龍給驚嚇與淹沒了。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asey Affleck, Kenneth Lonergan

「原諒自己,才能撫平傷痛。」海邊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這部已在國外得獎連連的電影,在台灣上映了,片商用這麼一句話、試圖定出這部片子的基調。

電影中,律師對Lee說的:「Lee,沒有人能體會你的痛心經歷。」我想那律師說的極對。人生中,各種悲傷、心碎的時刻及場合裡,慘劇的「主角」(或更直白地說說「苦主」也行)以外的任何人、都無法做到所謂的「感同身受」--即便,那些與主角有著或多或少、或簡單或複雜的關係與情分的任何人,表情盡是悲憫、嘴上反覆囁嚅以「我很遺憾、我能感同身受…」聽在苦主耳中,都只會是無濟於事的場面話、只能是說不進苦主心坎底的虛矯心裡話罷了。

"Manchester-by-the-Sea"是美國麻州一個靠海的小鎮,也是故事主人公李.錢德勒(Lee Chandler)的家鄉,一個本應該最能貼近與關照自己的內心、卻又殘忍地把自己的心狠狠撕裂過的地方。家鄉,原則上該會是讓每個人心心念念的;但,對有些人來說,家鄉卻是不願靠近、只想逃離的...

選擇刻意逃離家鄉的Lee,遠走高飛的理由,無非是想斷開在家鄉曾發生的一切乖離與隨之襲來的哀傷、或者無力的愧疚感。不過,故事中的Lee卻顯然處處呈現出他始終不曾從自己內心的長期困苦掙脫過。

困在自己的深層悲傷中,究竟是不可自拔的不得不? 還是一場自願溺水? 對Lee Chandler來說,也許兩者皆是,但比較接近自願溺水--Lee的身邊眼前,並不是沒有過幾個浮木或救生圈的存在,試圖朝向自己漂進靠攏,但他自己卻總是將之猛力推開、讓自己與他們的關心或拯救(不管是出自表面工夫還是發自真心相助),越漂、越遠...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_0218  

攝於印度瓦拉納西、往鹿野苑的途中... 這段路辛苦異常, 熱天搭老舊、冒柴油氣味、在崎嶇路面疾駛的嘟嘟車, 

盡收眼底的兩旁「風景」, 幾乎由破舊零亂的屋舍和擺攤營生的小販隨機組成。空氣中混雜著難以言說的怪味, 風沙揚塵從不停歇, 喇叭聲叫賣聲不絕於耳... 亂不亂? 髒不髒? 

嗯,  有夠亂, 肯定髒, 就算我在這段最髒亂艱險的路途上沒下車直搗那些髒亂之所在, 都能深刻領受; 但--

這國家的髒與亂, 絕非召喚我赴印度一遊的源起, 亦不會構成我從此止步、甚至討厭印度的理由!

印度歸來, 不知不覺將滿四個月了, 每完成一趟旅程, 我就會開始集結幾個比較特別而難忘的地方或見聞經歷, 讓它們變成一個主題、將它們寫成一篇兩千字的遊記, 配上20張左右的照片, 投稿給一家報社的旅遊版。這麼固定合作, 一轉眼也已經維持近十年了! 這是最近發表的一篇, 刊載於2月2日的自由時報上: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