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F1467

↗ 2007年8月,法國、羅浮宮。忘了是哪位王宮貴族戴過的皇冠與后冠。只記得它們高調地閃耀,讓經過它們的遊客們就快要睜不開眼睛、卻仍勉力地目不轉睛以認真凝視。此時此刻,誰擁有過這一頂雍容華貴、似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經得起時代考驗的、巧奪天工的璀璨…

    「姊,今晚有『世界小姐』選美可看喲!」妹妹說。

    這是我們姊妹倆兒時共同的喜好,特別吧!?我們熱衷觀看選美比賽。

    就像電影《小太陽的天空》裡的小女孩一樣,小女孩時的我們懷抱成為國際級大美女的痴夢。我們會在家比賽走台步-有著高低差的上下舖成了我們的舞台、挖出大浴巾掛身上充當披風、甚至躡手躡腳到廚房偷撕銀亮亮的錫箔紙捏製成后冠-這是大重點!選美,不就為了爭取戴上那頂,象徵區域或世界第一美的榮耀后冠麼?

    當我們是10歲上下的小女孩的那些年,台灣正巧有一股選美熱。

    我記得-那個喜歡把腳踩在老虎頭上、全身金光閃閃瑞氣千條、身旁不乏美女環繞(還有腳下高級皮鞋蹬著的那虎頭虎皮地毯也依然緊緊跟隨他)的選美協會理事長。那些年,這位錢太多的老兄極愛舉辦選美,帶動了那段時日的台灣選美話題與風潮。大大小小的各項選美年年辦,以台灣為區域、選出來的卻都叫「中國」小姐-政治正確、台灣乎?中國乎?那始終不屬於年幼無知的我們可理解、願追究的範疇。我們只在乎電視螢幕裡那些舞台上女人們的較勁,從開場時的旗袍到機制問答時間的晚禮服、從布料短小到看了會害羞的泳裝搭配(匪夷所思的)高跟鞋到加冕時的大紅披風上身… 還有那一頂發出萬丈光芒、鑲工繁麗的鑽石后冠。

    是的,后冠於焉是個指標、更是就要牢不可破刻版印象,生根扎入在自己小小的眼界與心房-長大後,如果也能像電視裡那一整個舞台上滿場飛、得不得獎都難免哭得唏哩嘩啦的選美佳麗們那般,多值得驕傲呀。

    但是,夢想就是夢想。曾把選美當作扮家家酒的項目之一、為此樂此不疲的小姐妹,其後的身材臉蛋的走向,完全不屬於可登上選美舞台的那一型。經過兜售平價首飾的櫃位時,看到后冠造型的髮夾、甚至就是一整頂完整的后冠,晶晶亮亮地在展示架上閃閃動人時,我知道,賣首飾的商家們深知-或者在他們之中,就有些女性-本身與我們一樣,多少年前的某個時期,懷抱或模擬過飛上枝頭當鳳凰的選美皇后之夢… 因為夢想畢竟只是夢想,所以,設計生產「后冠」-假鑽、水晶、製造成分不名但幾可亂真的珍珠… 綴成一頂頂大大小小的后冠,給做過夢的大小女人們過過癮,也好。

    我還是喜歡看選美比賽,甚至以選美為主題的電影我也有興趣一看再看-比如珊卓布拉克主演的《麻辣女王》… 儘管有人認為選美等同於物化女性、儘管這在台灣已然式微、甚至多半是無太多人關注的笑話一場… 我倒想比較樂觀、正面地去看待它-選美可以被單純地看做是一個,讓女人們因為夢想與期待變美麗,而能心心念念地去提點自己記得、追逐、保有美麗狀態的引信吧;而,對我和妹妹來說,那是童年家家酒記憶中、最綺麗的一部份。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