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011628.JPG

 

週五,放自己一天年假不上班、然後遠離電腦(並竭盡所能地)收好手機不上線,挺好。

抬頭望望晴空午後的白雲藍天與綠樹,這是週一到週五的大白天幾乎鎮日窩坐在地下室一樓伏案工作的我,沒能做到的事。在這存心計畫好要離線的週五,我做到了。

聚精會神不被干擾地看一場不必深陷萬頭鑽動、不需與過多人群摩肩擦踵的展覽,然後散步去尋覓一處可以輕聲說話、靜靜品味咖啡醇香的咖啡店休憩談心,只有在這刻意選擇離線的平日週五,我才做得到。

「平常日休一天假,沒問題嗎?」出門前,媽媽語氣有點擔心地問。我猜,一向操煩多慮的她是怕這樣的我是否會被以為不勤奮不上進。

「沒事的,我還有一打的年假待休,若沒把這些假如期休完、也會有人來提醒我記得把假休掉。」我要媽媽不擔心,我在做我該做的事。

是的,努力上工是必要,記得休息也是、更是必須

我看見自己正在看著自己。」--展覽場地中央一道牆面上,被安放了一小面鏡子、鏡子上貼了這麼一句話。

望向鏡中的我、同時心裡反覆思索鏡子上的話,莫名感動起來。離線的週五下午,看了不少平日沒能專心凝望的事物風景--這其中,還包括了,我自己。

是個非常需要中場休息,好好觀省自己狀態、照顧感受、重整腳步的時候啊,不是嗎? 此刻。

在混沌不安非比尋常的一年,這樣的暫停,十分可貴、絕對有其必要。

喝咖啡的時候,深談了許多。關於那些回不來的、所有回不去的、悄悄遠離的、默默靠近的。

物的存滅、事的始終、人的聚散,真的很微妙對不對。說不上來,從頭到尾,怎麼結果這東西就弄不見了、那件事就莫名其妙砸鍋了、人情就疏離淡漠了... 說不上來啊,人生之路不管是長是短、是順遂或多舛,一路上放眼望去少不了的盡是一場場破不了的懸案。

「我們以前待在社團也沒混的很熟,沒想到現在反而比以前熟。」

「說真的,我要承認我和那群朋友老早走散了,儘管過去很親暱;而且,奇怪的是我不打算把他們追回來。」

人生這條路總有不好走的時候--特別是這一年;想走的比以前更輕盈自在又踏實,沿路上放下點甚麼,好像也是必須。

必須坦言,嚴格來講,我不能說我是在放下、而是在放棄。主動掉頭逃避轉身抄小路然後迷路而卡在半途不進不退的困窘,在所多有;走到一半被丟包而無奈落單、惶惶然沒能料知去向而失去前進動力的厭膩,更是沒少過。對於那些好奇我為何轉向逃跑的追問,我一概放棄作答;對於那些莫名背離我而去因此使我心有不安又不甘的種種,我也放棄了推敲原因探求細節。

「不覺得: 人生苦短,即使還不知道未來可以走去哪,及早識趣地放掉那些有預感將要留不住的,才能好好前進、也能比較輕鬆愉快嗎?」我鼓吹著隨時覺醒、適時放棄的好處。

越來越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

不奢求誰來看見自己、不等待誰來接住自己。此刻與往後,只想確定,自己可以看見、並一直好好看著自己--清明地澄澈地、自由自在地、無愧無憾地。

我想,能如此看待與度過人生,就很夠、很夠了。

 

    文章標籤

    散文 心情筆記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