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010708.JPG

 

打從COVID-19今年一月下旬開始自中國爆發、武漢與其他城市陸續封城的那一刻起,這個世界就注定再也沒能、也別想平穩過了。

 

中國失守了、接著亞洲其他國家也開始不受控。歐洲接棒且疫情在歐洲爆的超猛、義大利因這肺炎而送命的人數至今仍居世界之冠,是截至目前為止最悲情的疫情蒙難國度。

 

還沒完。美國接著陷入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的蔓延,紐約最慘,二月底總統川普還不以為意、三月一到眼見確診與死亡人數一直竄高、苗頭不對之際鐵齒如川普也顧不得昨是今非的矛盾(反正政治人物說詞反覆自相矛盾也不足為奇),終於知道開始緊張、也卯起來重砲直指WHO沒有善盡其責防患於未然、任由疫情在全世界遍地開花;拿不出辦法之餘還一股腦地吹捧中國、稱中國防疫防得好,氣得揚言再也不想給WHO一毛錢了,拿我那麼多錢卻辦不好事、念你幾句你不虛心自我檢討也罷、居然還想跟我反嗆嘔氣,那就把我的錢吐回來吧,休想再拿我一分一毫了我認為川普這立場真是對極了、希望他對WHO硬到底。

 

疫情大爆發成英文所謂的"pandemic",無人能打包票說準這一切何時終了。從疫情竄起至今接近三個月(天哪! 那豈不就是一季?),現實世界出落得極不真實到簡直像一部未來科幻電影、而我們都是這部「電影」中的演員。講到電影,這眼下的現實發展,倒還真像一部講瘟疫蔓延全世界的電影【全境擴散】(Contagion, 2011),電影裡隨便一個場景一句台詞不是接近真實、而是根本就是真實本身。

 

拜疫情之賜(這樣說或許頗怪),少了堅強理由虛擲時間放任自己在外面晃逛、與朋友出外相聚吃喝遊玩看展覽表演的機會也少到幾乎沒了。多出來的時間跟自己做甚麼好呢? 人們開始打電動(「動物森友會」火紅了起來、紅到Switch大缺貨)、讀書(噢,那麼為何我只見書籍的業績還是平淡如往常...)、追劇(就在這麼仰賴劇集電影殺居家時間之際,楓林網竟被抄了、其他幾個類似性質的網站於是也選擇紛紛避風頭揮手下台一鞠躬迅速關站,這可惹出一堆追劇迷忙著掉下時代眼淚又同時滿心虛慌)... 或者像我,把房間內一堆不見天日許久的物件像考古學家挖掘古物那般逐一翻箱倒櫃拖拉出來撫視把玩整頓追想: 唉,我怎麼會有這麼多東西(或垃圾)? 有的丟棄、有的拾起,再留與不丟之間來回擺

盪又消磨掉很多時間與腦力,疫情激發我斷捨離,還真是意外的收穫(講收穫又覺得怪了,這全世界帶衰的節骨眼,好像講甚麼積極正面的詞彙都覺得不是時候而略顯白目不正經、必須收斂隱晦些,得帶點兒日本人所謂的「自肅」情緒...)

 

好比今天,陰風慘慘冷雨直下的台北,加上不見停歇的世界疫情,讓人提不起腳步也找不足理由出門,於是在家對著一排好久沒動過、也始終沒全讀完的書發著呆。翻出一本安迪.沃荷的【安迪如何穿上他的沃荷】,書腰上一句quote讓我眼睛倏地一亮:

 

『我覺得現實生活才是假的。』

 

不確定沃荷是在怎樣的情境之下說出這樣的話的,我沒把書從到尾細讀過一時也沒能翻找到這句話的出處及其前言後語。我有的是時間,是時候我有充足理由必須好好把這買了三年的書讀透了。但我好希望此刻面對的現實、能一如他所言、是假的... 可惜,它真的不能再真、張牙舞爪的真實逼得人儘管沒染上那肺炎也窘迫地感覺自己就要不能呼吸、真實的殘酷叫人不敢也不忍直視。

 

 

    文章標籤

    生活隨筆 essay 疫情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