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inking-Mimi-1.gif

沒想到一年才開始沒幾天,就有了一種「有些人、有些事,貌似或注定正在走向結束」的預感與心情。從跨年前一路到跨年後的年初,陸續發生的各種不順不遇,煩雜離奇到讓我自己百口莫辯、難以解釋的程度。

就在心情言不由衷、如烏雲罩頂的當口,也才發現被這些怪奇鳥人瑣事打擾到開始懷疑人生、微弱且迷茫的自己,此刻能作的,唯有安靜欠身遠離熟悉與不熟悉的眾聲喧嘩;能躲去並棲身的,唯有自己的房間: 一處,是「實質」的家中那一小間我拿來打扮睡覺發呆獨處用的房間、還有這邊--這個大概只剩我一個固定觀眾、拿來自言自語用的部落格。

是的,這個快要滿15歲(!)的部落格,就叫作「自己的房間」,猶記得是在人生走到一個極度迷惘的階段時開設的。若不躲在這裡恣意說自己想說的話、那還能上哪兒跟誰說呢? (重點其實是在於有誰真心想聽、同時又有能力排解...)

房間是逃避現實用的庇護所;那麼,眾神的居所、比如廟宇也是吧。

數天前,一年之初的元旦,我去慣常參拜的廟裡安了太歲、點了光明燈;抽號碼牌時還不到900號、一望手上抽到的是1037號... 啊,推算也許得等上至少半個小時或更久吧,乾脆先把所有神明從下到上都先拜過一輪再折回來等。

那間廟供奉的主神是媽祖。參拜順序是先拜過媽祖、再持香到二樓見過註生娘娘;向前走去跟眾太歲星君請安、再上一層樓拜所有的觀音們;接著繼續向上拜見孔子、關公等;最高一層就是玉皇大帝、身側還有神農大帝以及諸神數尊。回到一樓還有地藏王菩薩、福德正神、虎爺,最後捧金紙去左後方的金爐燒,便大功告成。

元旦前來點燈與安太歲的信眾蜂擁,金爐暫時被封了、參拜的例行最後一關此時不必親自動手,廟方要大家把金紙擱著就走即可。層層疊疊堆到與我同高的金紙,站在金爐旁等著被分批燃燒,有點壯觀。結束參拜流程之後,在我折回辦理點燈安太歲櫃台的一個轉彎,我看到了「祭改」--這是一個我偶爾聽到過、並不全然陌生;然而有著「到底是什麼?」之疑惑感的名詞。祭改也有小小的排隊人龍呢... 甚至還有服務諮詢台、並貼上一張類似日課表之類的海報寫滿我有看沒有懂的細節...

我一頭霧水又滿心好奇地與那一方祭改錯身而過、返回了安太歲與點燈的地方,離1037號還有快50個號碼在等... 我於是又跑到媽祖面前拜了拜、將手上的佛珠在香氳繚繞的爐上轉幾圈、接著走到一旁順手點了紅燭,殺時間兼補運。終於輪到了我,處理的阿婆可能是累壞了,動作急促、口氣有些不甘不願,在廟裡上班的人缺乏耐性真的好嗎? 但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人要對我怎麼樣、我是管不了;只要諸神願意看管我愛護我,就好。

沒想到在走完這一趟後過了幾天,又發生/發現了一些事態,讓心情持續探底。沒有想到心情能急轉直下到不能再低的我,竟然認真地想來試試「祭改」了。作過祭改的同事說這類似收驚、但過程會比收驚更繁複仔細。人在徬徨的時候就是寧可信其有、什麼都願意試它一試吧! 就算表面上看起來再撲朔迷離、也不敢動搖不打算再疑惑下去,只因為人生當下就已然走到很疑惑的境地了、還有再疑惑下去的時間與空間嗎?

明天給自己一天平日的休假,決定上午先去進行神秘的祭改、下午預約了去美髮沙龍找造型師變髮圖強。來看看能否就此一新氣象。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