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1513.jpg

 

感覺 ·之一

因為實在很討厭和那位太太聊天(事實上都是那位太太主動講個沒完、母親也只是從頭到尾呆呆靜靜地聽),母親認為,只要不被那位太太遇見、自然不會開啓話題,於是就不必浪費時間精神聽那位太太的滿篇廢言。

 

所以母親出門開始學會繞路,拐彎兜圈子地走,這真是難為向來處事做人直腸子、走路也從不知道要轉彎或迴避的母親了。

「那位太太,到底都聊了些甚麼?」

「對我傳教,一直要我信基督、去教會聽演講唱聖歌… 這樣才會找回自我甚麼的… 我覺得我很自我了,沒甚麼需要找回來的。」

「還有,那位太太一直要我去測體脂肪,然後一起喝甚麼減脂飲料的,體重管理好、就能重拾自信之類的… 不必量、光看也知道,我體脂肪一定超標! 人生都活到這個階段了,我只想隨心所欲,不想管體重了,脂肪多就多,算了~」

感覺我的母親十足的自我感覺良好;母親真的極度自我、也十分自信,活的隨心所欲不逾矩,好得很。

感覺那位太太對於母親、表面看來彷彿是出於好心善意的邀約與提議,顯得多餘。

「我感覺那位太太只想賺我的錢而已。做直銷的跟傳教的,一個樣子,刻意接近人又纏著不放,都別有居心!」

母親繼續幽幽叨唸、「所以我只好繞路,我好怕再遇到那位太太.. 有道是,眼不見為淨!」

「也好,那條巷子好窄,車突然一來人也難閃、危險呀。繞路也好、改走隔壁那條寬一點的路,也好。」我覆議。

花點時間繞點路、總贏過多聽不入耳又難走心的廢話;起碼,多走路、有益健康。

 

感覺 ·之二

 

上家附近的藥房買藥。以下對話,是從排我前面結帳的一位老婦嘴中聽來的。(嚴格來講稱不上「對話」、大部分時間是老婦一人獨白、店員沒機會回嘴、只有安靜點頭的分)

 

「大家吃過飯了沒呀… 」老婦問站在櫃台裡的店員跟藥師。

「我好喜歡聽大家聊吃飯,講去了甚麼餐館、又點了些甚麼來吃… 這樣,多少能讓我感覺比較有食慾。」

老婦在結帳櫃台放了一整箱待結帳的安素、口中喃喃的話語間顯然透露自己有著食慾不振的問題。我由此旁敲側撃,老婦或許剛開過刀、或正在進行某種長期療程、又可能大病初癒,需要以此特別充量補身。

「有沒有覺得… 明明是國慶,外頭國旗卻很少吶! 我不是國民黨,我這人、無黨無派的;只是單純感覺,這國慶假期,大街上看不到甚麼國旗、跟以前家家戸戸大街小巷掛國旗的景象差太多,節慶氣氛,變得好淡呀~」

「哈,其實不只國慶日,春節過年也大抵這樣呀可不是,年味感覺也是變淡了~」藥師出聲打斷老婦、「來~ 這箱安素有點重哩,我來拿、太太請先走、我來開門,我拿出去就好。」

過年過節的感覺淡變,可人情味仍可猶在。我對藥師帶著感情、同時輕淺結束無以為繼的話題的能力,從旁感覺到一種船過水無痕的快意。

 

感覺 ·之三

 

路過正在作週年慶的百貨公司,進去湊湊熱鬧。

萬頭鑽動的女鞋區,既然都費勁擠了進來、加減看看有沒有中意又好價的鞋款。

抓起某款的其中一邊擱放在地、伸出右足套上試穿。

「姐!! 穿幾號呀,跟我講、我去拿~」一個低沈略帶江湖味的熟齡女低音迎面襲來…

我滿心疑惑揚起頭朝向聲源望去,是一個面容有點風霜世故的即期阿姨;是與其説是櫃姐、不如稱之為櫃嫂的那種超資深大姐。喚我姐?! 我心想,雖然我也的確不是個小妹妹了(也是即期小姐一枚),但、應該是我要喊這位大姐一聲姐,才對唄(我到底是有點倫理道德觀的)…

「ㄟ… 不是,是妹妹… 」櫃嫂仔細多看了我幾眼,或許是驚覺自己看走眼也招呼錯誤,連忙對我改口喊妹妹。

來不及了,這鞋再美再合脚我也不會買了、連講明size找來整雙試穿的企圖,都已懶得。

因為感覺都不對嘛! 一開始這麼被喊就整個都錯了。我頭也不回轉身離開沸騰的激買人群,沒花一毛錢、完全沒想再折回去(正好省了一筆錢)。

 

    文章標籤

    散文 生活記事 感覺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