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集.jpg

「嫌いなことを自覚すると楽になる 。」
(能意識到自己討厭的事物,會變得輕鬆。)

--《凪のお暇.第8話》

打從心底真心厭惡些甚麼呢?

你能真心說出口、並決絕地排拒你所討厭的種種,爽快地讓它們離開自己的生活常軌、徹底開心過自己想要的人生嗎?

當權對著凪說出「能意識到自己討厭的事物、會變得輕鬆」這段話時,我心想—權這段話中的境界,說來簡單、聽來暢快、要做到--還真是不容易!

害怕玉米被完整撥開的那一瞬間、迸現出密集整齊排列的粒粒分明… 但更害怕媽媽對就此便不想吃玉米的自己的厲聲斥責,所以,硬著頭皮咬著牙根、按下自己內心的萬般不願,將厭惡與恐懼一口口地老實吃下了肚。

然後,逐漸吃成一個、連自己到底要或不要甚麼、都不知也不會說出口的「察顏觀色」吞忍體質。

成天悶著頭拼命試圖讀懂週圍空氣、把大家的臉色看仔細,偏偏就是讀(看)不明白自己,這樣的人生,我感到好悲哀啊(才不要這樣悲哀的人生呢)… 於是,權說出這段話的瞬間,我覺得他帥透了!

但! 權到底也沒有算真的很坦蕩;當然,比起慎二和凪,權顯得率性自我許多了。凪則在放自己小假的這些日子以來、努力卸下過去只知道讀空氣迎合他人的假面人生;而慎二,彷彿現在起才要奮力悔悟、嘗試坦率面對自己與身邊重要的人,朝向凪的進度、急起直追中…(坦率到偶爾顯得軟爛的慎二,有點可愛)

結果,好景不常… 僅僅撐了快一集而已的功夫吧,慎二給自己放的「坦率做自己」小假期,是個雷聲大雨點小的極短篇,到了下一集,慎二、就收假了(然後,原本大有進步的凪也是...)(汗)~


第九集.jpg

「家族は厄介なものよ」(家人真是麻煩啊!)

--《凪のお暇.第9話》


第九集,已然分手、復合前途仍未卜的慎二與凪,因為彼此家長的催促與腦補,竟歪打正著地展開為兩人的「結婚」合奏起準備的序曲…

就連酒吧媽媽桑也順著這個勢、小小地敲起歪樓的邊鼓、開始勸合(媽媽桑是很想替自己的勸和功力、做出一番平反吧~~)

一番陰差陽錯的撮合… 總之,演變成… 慎二與凪,必須在慎二奶奶的米壽大典上,向眾親友宣布兩人婚訊、並來個雙方家長正式見(過)面(招)。

結尾,急轉直下地、坦率直白到令人無法招架的,是家人。

慎二的媽媽、還有突然主動現身的哥哥慎一,在我聞家奶奶的米壽會場上,超展開地掀底與被掀底。

慎二媽先聲奪人戳破凪媽沒有坦白的家內醜事—老公不是壯年病故、而是爛賭欠債從此人間蒸發;凪早就離職無業了--凪媽始終被蒙在鼓裡的這件事、由慎二媽再下一城、一舉敲破讓凪媽見分曉。

然而! 先喊、不一定先贏。一直被家人刻意藏住的哥哥慎一,出現了。他沒有遠走美國、他來打書順便打臉--在會場上狂掀家人們的層層假面。比起凪不負責任的落跑父親、比自己更會讀空氣愛面子的虛矯母親、以及自己那一頭老是被母親數落「見不得人」的自然捲亂髮,到底,誰才見不得人呢...

「這個人,和我一樣啊…」 在慎二忙著戴起瀕臨裂解的假面、拉著哥哥打圓場的同時,凪在座位上暗自低聲感嘆著。

丟人現眼的亂髮。

丟人現眼的家人。

既然掀底大賽已超展開至此,凪也不想再忍了: 一直討厭媽媽,討厭媽媽總是讓自己心生罪惡感,逼著自己聽媽媽的話、裝好人、做自己根本做不到的事… 但凪也同情這個令自己難掩嫌惡的媽媽,認為媽媽變得如此討人厭,正是因為她缺少一個能吐露心聲的對象、又無法只為自己而活,只能轉而靠著把過分的期待投射到女兒身上的變態動力過活。

辜負期待、丟人現眼的我,活得比較開心--凪說出來了,權在上一集對她的「勉勵」、在這麼難堪的場合中,她居然能夠坦率地說出口了--她一直以來討厭的種種、通通說出來了、瞬間變得輕鬆。

真相、真實的心聲,有時、甚至隨時,是麻煩、醜陋到不忍卒睹而難為聽的。(所以,才會選擇戴著假面騙人騙己地過日子? 坦白做自己、虛偽讀空氣--到底哪種生活方式比較輕鬆?)

和盤托出,固然好輕鬆,但這兩人事後都哭了,一個自覺對媽媽說了太過分的話、一個懊悔忘了對會場主角(奶奶)說生日快樂…

最後的最後、更急轉直下的,還有權—挑在這個節骨眼終於真心告白(!?),是放大絕吧(汗)…

Anyway… 期待最終回。


 

 

    文章標籤

    凪のお暇 日劇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