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cketman.jpg

{ 1. 應當 }

應當要學著轉身、放下,適時且識趣刪除、收斂。已然食之無味的物事(也包括疏淡的人)、斷然棄之並不可惜。

特別是自己試圖開啟、卻因為始終不被回應而終究不成對話的對話,應當要主動收回、刪除、冷靜、然後安靜。

操之在已。命運、人生方向還是什麼的,一切操之在已,我曾經不信也不理這種說法、如今我信並願遵行不悖。

 

{2. 瘦了 }

「妳瘦了。」 同事S說。

「是衣服的效果吧?!」我拉了拉身上的一件式直條紋洋裝。

「不! 不是衣服效果,是妳真的瘦了。」S補充,和她工作上三不五時冥頑不靈的症頭發作之際一樣地執拗堅持。

這是我第一次真心感激並喜歡上S的異常固執。S大聲說出她在我身上看到的改變,固執地一說再說,意外療癒。

至少聽了心情好,哪個胖子聽到人對自己直呼「瘦了」、不會開心的吶? 就算是謊言,我也要信以為真。

(後記: 其實,最近半年的確掉了3公斤;砸錢買電子秤、逼自己不時站上去被銳利精準的數字起伏嚇自己,再砸錢上重訓課累死自己,果然有點效果。)

 

{3.  失語}

不是無話可說,而是有話、卻不打算說。

原因大抵: 不確定有誰要聽、不知道說了何用、不希望說錯什麼。

這是人跨過了生命中年之嶺,在說話對象逐一凋落、在說了很多後卻不見其用、在幾番話說出口便懊悔莫及以後,才能覺知的體悟、終有辦法練就的本領。

失去話語的權力與能力,也許是一種獲得。 

獲得了未曾有的平靜與自由。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