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擷取畫面 (36).png

是結束、也是開始,好像走著走著總該找到一個出口,面對出口進逼眼前,當下只管推開門走出去。
接下來去哪裡,不知道。從這個出口走出去、正確嗎? 
先告訴我正確的定義吧? 所謂的正確是甚麼? 我才能確切判斷並回答你,把這裡當成出口走出去,到底正不正當、是否真的安全。

不走出去嗎? 還沒想好下一個地方? 或是這個方向不對、所以該轉身找另一個出口? 還是,你找不到、說不出,眼下有立刻走出去的必要?

「生命總會替自己找到出口的。」每每談論到茫茫的未來、被問及費解的生活習題、遭遇選擇上的困難、面對理解不能的事實時,不管狀況中的正是我本人還是身邊重要的人,我老習慣、近乎下意識地反射出這一句話--在我不知道該怎麼把話接下去的時候、在我被問「該怎麼辦才好」但我就是答不上腔的時候。我試圖用這一句話,替無法收束的談話下個總結,似是而非之間移轉了話題,歪打正著地帶入一點聊堪玩味的哲理、順便敷上安慰的微溫。

生命,真的會自己找出口的。應該是說,很多人事物表面看似動也動不得的穩靜或停滯、沒能有太多變化、近乎無生命無意識似的。你直覺不該老是這樣子,想做個處理、自認也該有個結果了,但就是一時半刻不明所以、想不通看不透那人那事那物終究該變成甚麼。就這樣放著讓它繼續變化吧。途中你也許會靈光乍現刻意來做點甚麼、也或許就只能得過且過啥也不做。年久日深、不知怎地某一個時間點上它就湧往一個方向走出一條道路,生根成形結果、長出它特有的模樣與個性。

等你看到生命真替它自己找到出口了,你居然會莫名詫異起來,喔,原來會變成這樣! 怎麼會是這樣? 可以不要是這樣嗎? 好吧那也只能這樣了。

如果出口後踏上與看見的,跟心裡原先估想的有落差,我們往往很習慣半安慰地告訴自己與別人說: 唉,萬萬想不到這人這事物變成這樣;接著、頒出另一個萬用經典句--人生無常

可是,人生並不總是無常。至少,無常不是絕對的... 相反地,很多人事物走到甚麼境地、結出怎樣的果,往往都有跡可循;凡有跡可循的、就不能斷言推說是無常所造成。

你其實只是沒有覺察或承認,你的一點一滴作為、想法、決定,都在點點滴滴地構造出一個個結果,把不願意承受的結果自然又簡單地推給無常,是一種毫不費力的自圓其說。

無常,如果能用味道形容,絕對稱不上甜美、應是苦澀的;而且想必是混沌不明到難以解釋、既悽愴而淒美。但不無常很真實,像是早早看準靶心、一發就中的銳箭;也像毫無遲疑而灼炙的、直球般的一股注視、一眼看穿來龍去脈把因果不囉唆不遺漏地瞬間串起。沒有甚麼「千金難買早知道」,其實早就知道了,只是拒絕承認、來不及阻止或修正它就只能順著因果而這樣發生了。 

有一天晚餐天南地北地扯聊,F說,她認為人生並不無常。我沒有瞬間秒懂,當下還有點轉不過來,腦袋像是被打了一記,已聽過太多人說人生很無常,聽久了的老生常談在心中自然就成了一個道理。極難得聽到有人獨排眾議推倒這條在心裡生根的道理、偏偏唱反調說了一個「不無常」給我聽。

然後是一連串蝴蝶效應在腦內振翅、推演發作。我們開始回看自己的人生,再轉向觀看現在的自己,我們絕對不是莫名其妙地生就成現在這個樣子,我們的人生狀態與景況很可能因為過去沒做或做了甚麼、而就此不同。

「如果當初沒有...、現在就不會是...了」「如果那時...、也許現在就會...」--類似這樣句型的照樣造句,我們各自對著黑夜回憶自己的人生,造了幾句。
然後認了事出終必有因。在已經清楚看到、得知結果的現在,發現原來是造就了自己的這一切的不是別人、就是自己。沒有一件事是無常的。是一連串選擇串起的結果。

啟程、從入口走進去、接著再找出口走出來;轉身、往下一個方向,再走。生命或萬事萬物從不主動找到出口,真正找出口與型塑造就它們的,其實只能、也只會是你自己一人而已。

「我不知道人生是否會有這樣的時刻。在一個時間點上,感覺未來將發生的,同時也是過去曾經歷過所有問題的解答。

可能有。我之所以會寫下這個句子,應該是因為,我懷疑自己正站在那個點上。」

                                --張惠菁.八月鏡子.《比霧更深的地方》

 

就從這一刻開始,我們該了悟、不再以為人生無常。
然後,繼續尋找出口,在下一個啟程就要開始的時候。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