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岱普爾乘船遊湖... 這一幕,宛若威尼斯,怪不得這座城市有「東方威尼斯」的美稱。  

搭船遊烏代浦最富盛名的皮丘拉湖(Lake Pichola),從湖上眺望城市宮殿,
這一景讓我憶起多年前造訪的威尼斯。此城「東方威尼斯」稱號,果然非浪得虛名。

 

    出發前夕,一位英國書商約了會面,她知道我要去印度、遂興奮地告訴我,去年初她也去了趟印度,最愛的城市就是烏代浦(Udaipur);她邊說邊眼睛放光地亮出她手機裏的照片,那是從烏代浦城市宮殿的一扇窗望出去、遠眺彷彿漂浮在皮丘拉湖面上的水上宮殿。她說,這裡雖是印度、卻不那麼印度,有些景致與建築讓她感覺有點歐洲哩。

    烏岱普爾--皮丘拉湖(Lake Pichola),1362年建造的人工湖。就是這一片明鏡般的湖水,讓這城市從此有了"City of Lake"的稱號。白色建築物是此湖中最知名的焦點「水之宮殿」--辛格二世在位時的1743~1746年間、以白色大理石打造而成,現在是擁有83間套房、超豪華的高檔飯店。  

也有說法顯示,讓烏代浦被冠上「東方威尼斯」美名的原因,

是這一座18世紀中葉時、以白色大理石建造的水上宮殿(Lake Palace)。

 

    不論是建造時間極長、規模與美感都令人震懾的城市宮殿(City Palace),抑或是大器雍容、美得不可方物的水上宮殿(Lake Palace),此城中兩座最重要的歷史建物,均以白色大理石為主要建材。這使得壯觀的建築經年累月得以維持白淨光潔之貌、常存世間;也讓這座城市被喚為「白色之城」。

    初抵烏代浦,第一印象就是: 我們猶如從地獄「升級」遁入世外桃源般的天堂;這說法似乎太誇張,但,我們的上一站是瓦拉納西呀! 下飛機後、一進入烏代浦市區,驅車行在道路上的感覺就很不同。瓦拉納西的道路坑坑疤疤,無一處平坦,再好的輪胎或避震底盤都禁不起瓦拉納西境內爛路的摧殘,尤其搭嘟嘟車簡直就像在拍電影【瘋狂麥斯:憤怒道】一樣! 結構與馬力都很陽春的嘟嘟車,似乎隨時都要被爛到爆的路況震到分崩離析、我們的屁股不時都會被彈離座位椅墊、手根本無法離開椅背或車頂扶手必須一路抓緊處理。道路上的塵土風沙在疾駛的輪胎強行輾過一路上的坑洞時順勢揚起來、途中一開口就會吃到沙以及沙裡面不明的... 混合物吧?! 到了烏代浦,我們開始包車遊了,包車的司機開的是印度國產六人座(含司機)休旅車,本來就比較穩固、加上烏代浦的路況與瓦拉納西天差地別,路面較平整、也看得到清晰的分道標線、喇叭聲雖有、但絕沒有瓦拉納西的那樣肆無忌憚大響不停... 哈哈,我耳根清靜地從車窗探看到完整沒破損的道路安全島或路標時,竟不禁小小感動起來咧!

    DSCN5090    

烏代浦第一站: 拜訪「城市宮殿」,
這是入口「三倍門」(The Tripolia; Triple Main Gate),建於1725年。

通過入口後有一連串令人目不轉睛的宮殿、露臺、迴廊... 等著我們一探究竟。

    

    烏代浦城市宮殿,從1553年辛格二世(Udai Singh II, 1522-1572)在位時期開始建造,前後蓋了足足400多年。辛格二世身為梅臥兒王國(Kingdom of Mewar)的第53代統治者,他也是決定將當時的梅臥兒王國遷都到烏代浦的關鍵人物。身為被公認是曾激烈抵抗伊斯蘭勢力、積極捍衛印度教的拉其普特民族(Rajput),這座宮殿裡、仍保有不少印度教精神與象徵的物件與裝飾。

DSCN5094  

在印度教為信仰大宗的印度,最常見的動物莫過於被高度尊敬的牛、

再來就是象了。雕塑、神像(象頭神)、牆上圖畫以大象為主體的也多。

穿過烏代浦城市宮殿入口(The Tripolia)後、在右側與華麗大象雕塑合影。

(PS: 一旁的印度小朋友... 是在模仿我的pose嗎?!)

DSCN5112  DSCN5115  

城市宮殿內部入口牆面佈滿精細壁畫,有一頭華美的象。

入內後立刻看到超亮眼的"Ganesh Deodhi"供著一尊大理石雕成的象頭神。

Udaipur City Palace  

城市宮殿建築細節,前後蓋了400多年的宮殿,融合拉賈斯坦、印度教、蒙兀兒帝國帶來的伊斯蘭色彩、

也加減參雜一些中世紀、歐洲、中國建築與藝術元素的影子。 

DSCN5194  

正所謂居高臨下--從建在高處、蓋在皮丘拉湖畔的城市宮殿望出去,能以完美視角觀看水上宮殿。 

水上宮殿現在是超高級飯店、只對前來入住的賓客開放,一般遊客僅能從各個角度隔水臨空凝望它。

DSCN5163  

宮殿裡眾多起居與遊樂空間,幾乎全是大理石建材,大熱天遁入其中相當涼快。

這是Badi Mahal(Garden Palace--花園宮殿)一角,水池、迴廊,都是令人消暑放鬆的設計。

DSCN5179  

歡樂宮的一個房間! 太輝煌奢華、大家爭相猛拍照。天哪,看到閃瞎眼,在這裡真的能放鬆休息嗎?

 

Udaipur City Palace Paintings  

在烏代浦城市宮殿的許多房間內,隨時可窺見拉賈斯坦的藝術瑰寶: 微型繪畫(Miniature paintings in Udaipur),

此種精密畫技源於中世紀、於梅臥兒王國時期風行;烏代浦是當時梅臥兒王國首都,因此微型繪畫在此城內最盛行。

畫工力求極盡細微精密之能事、所用的顏料以天然花草與礦物研製,畫在紙、絲綢、陶瓷、甚至建築壁面上。

至今在烏代浦、齋普爾等拉賈斯坦大城裡仍設有繪畫學校傳承、訓練此種傳統畫的畫師。

這種微型繪畫體裁多樣,從日常生活回憶、宗教神話與民間故事、神像、商業性質的都有。

微型繪畫從16世紀以降開始受蒙兀兒王國影響,阿克巴與胡馬雍在位時均積極贊助藝術,

從波斯引進外國工匠來到印度、多樣化地重塑與豐富了印度繪畫風格--

例如: 人物之身體或表情開始呈現比較誇張的扭曲。

DSCN5192  

微型繪畫的精神與技法在宮殿的牆面四處可見...

也觸類旁通地應用在印度古建築常見的裝飾藝術: 大理石鑲崁工藝的表現上(下圖)。

DSCN5187  

保存良好的大理石鑲崁牆面。色彩瑰麗的花草變化紋案,是古印度人的最愛也最擅長的...

他們採取多種印度在地及來自異國的彩色礦石,增添作品的彩度與亮度。

DSCN5234  

在名為"Mor Chowk"的這個空間駐足甚久。"Mor Chowk"意為「孔雀庭院」(Peacock Courtyard),
顧名思義,此空間內的裝飾藝術與設計,是以孔雀為題進行發想的。

窗台與壁面的華麗繁複程度,讓人看傻眼...

我身後的三尊孔雀,代表一年中的三個季節: 夏天、冬天、季風。

印度,不是一年四季啊... 從這三尊孔雀可窺知印度獨特的氣候觀與現象。

 

    烏代浦的地理位置雖已接近北印度西部沙漠,但在這塊本應荒蕪之土地,仍努力克服種種限制,締造並遺下綿長的歷史、藝術與文化,是充滿看頭與故事的宮殿,最令人驚嘆並感動不已之所在。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