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ec7b00-cc97-48b4-91f7-d8d221254a18.jpeg

忘了是為什麼開始追看這部台劇的。甚少觀看台劇的我,一開看此部就欲罷不能。

是一種繞樑三日甩脫不掉的綿長餘韻、或許該稱之為後勁更恰當--幾乎每看完一集都有各方各面的後勁如突如其來的浪潮般、不可預見地沖打向我。

《跟鯊魚接吻》,一部相見恨晚、挾帶以滿滿既視感的台劇,在我近期幾乎只追韓劇、明顯放生日劇好一段時日後,難得追到令我格外激賞的電視劇,意想不到的是來自台灣。

《跟鯊魚接吻》的既視感之一是來自於劇中份量頗重、也夠寫實的職場情節--女性在職場中若表現的分外要強、極度耀眼,得到光鮮亮麗的功成名就自是理所當然;但同時強迫中獎似地必須承接週遭明裡來暗裡去的各種不懷好意,也是自然而然--老闆不是怕妳功高震主、就是可能把妳當成談判籌碼;同僚視妳為可敬但更可恨的競爭對手,下屬認為妳是得理不饒人且生人勿近的女魔頭;家人朋友因為妳發作起來六親不認的工作狂而對妳感到陌生加無奈。而明明,妳的工作實戰力始終保持的如此堅強,有時候是為了想證明自己可以,而這其中更多成分是為了想給自己的女性身分出一口大氣(因為女人在職場上常被說「終究不夠行」或「根本不行」);可是,有更多時候,如此奮力為工作燃燒鬪魂的自己、為的往往不單是自己而已--為公司、為老闆、為家庭責任... 為了很多非關於妳、卻又說非妳不可的一切外在指標與期待而拼。然,就在這種種拼鬥下,如此的自己卻得經常被身邊人對號入座成假想敵、眼中釘、磨人精... 劇中的「鯊魚」杜艾莎,就是這種處境的角色。而職場、商場上的爾虞我詐攻心計情節,在此劇中也頗鮮活地切中現實,雖然劇情鑿刻的不算太深,但算是有切入了幾個要害,比如杜艾莎得知自己開疆闢土打出天下的公司要被老闆賣給競爭對手的那一段、與老闆May姐掏心撕肺的爭執對話,便非常血淋淋地反映出職場上資方對勞方的真實想法(員工是公司資產,而我是公司老闆,老闆我想怎麼處理公司和員工,一切都由我、由不得員工怎樣想)。

既視感之二,來自於對女人在生活中各種「被為難」的情節--身為一個在職場打滾多時的上班族女性,雖然沒有杜艾莎那樣閃耀的高成就,但劇中的她於公於私被指點、指教的各種片段,對當代職場女性而言,也是貼近真實、頗能激起共鳴。每個職場女人不見得是百分之百的杜艾莎,但肯定是百分之若干的杜艾莎--儘管在外事業成就斐然、在家仍被重男輕女的長輩碎念幹嘛不快結婚為甚麼不回家幫作家事;被旁人忌妒自己的被賞識被拔擢時、就會被背地裡插針說八成是靠男人吧;情場上力求理性看得透徹、謹守自己的標準不隨波逐流,就可能遭批是難搞、自以為是、眼高過頂所以才嫁不掉云云。這個世界對於女人應該要活成什麼樣子,總有著萬般的超高規限制與夢幻般的要求(又彷彿見不得女人做得或過得太好);一旦女人偏離這些限制與要求的軌道而恣意逆行,女人就算總算盡力精采活出了自己的樣子,得到的不一定是心悅誠服的掌聲喝采、反倒還得忍受聽取千夫所指或等著看自己出糗好戲的雜音...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