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邊的人,有的是不撐傘就沒辦法從容自在出門走動的、也有的是撐了傘就會惶惶不安地不知如何行走自如的人。而且他們各有各的論調,並且都始終不渝地在生活中奉行他們撐傘或不撐傘的堅持。
   一出門就動輒出現撐傘衝動的人大抵都不會提太小巧迷你的包包,因為稍有空間份量的包包才能安穩容納的下他們隨身必定攜帶的一把傘。他們拿的傘一定都要有UV防曬、耐用和美觀。稍有一絲絲陽光冒出頭或一點點雨滴落下地時,他們就如臨大敵地撐起傘來,不管路上行人的側目也不覺自己的突兀,為阻絕會讓自己變黑昏眩的紫外線或是掉髮頭禿的酸雨,撐傘帶給他們自在安然行走室外的安全感與保護力量。隨時隨地撐傘信徒之一的母親甚至到東南亞旅遊時也在度假海灘上堅持全程撐傘散步拍照看風景,連逛累了躲在椰子樹下納涼時也不願把傘收起!是在撐一種安全感、撐一項習慣、撐一股個人風格抑或是想撐甚麼?我已迷惑又難為情地不知從何深究了。
   友人J則是極度抗拒撐傘的代表。她隨身的大包包有皮夾有手機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拉拉雜雜就是不見容一把小折傘的存在。她說她不撐傘是源自一段因撐傘產生的小意外帶給她的小恐懼:多年前一個滂沱大雷雨的放學午後,沒帶傘習慣的她衝進便利商店買了把50元透明傘,沒料到撐了好一段路安穩走了好一陣,原本寬闊挺拔的大傘冷不防地啪答一聲自動向下關闔!她在路上頓時像戴起一頂濕漉漉的透明小丑帽一樣,糗到無地自容又剎那間惹得滿頭滿身雨水,轟隆巨響的雷聲宛如惡作劇般的訕笑又彷彿她當下心中的怒吼,從此後她害怕與憎惡在頭頂上方撐東西遮蔽抵擋的感覺,不以為然那麼作倒底能保障些甚麼。
   堅持要撐傘與打死不撐傘的人都為一個共通信仰:撐或不撐都為了安全感。
   母親不論晴天陰天下雨天都得拿傘撐在頭上才有安全感,J則是下了雨一路淋到底也情願、不為浪漫不為率性只為一撐傘就怕悲劇重演,不撐傘她反而才有安全感。原來一個簡單的撐傘動作,背後竟是如此暗潮洶湧地潛藏每個人對從天而降的一切所能反應及接受的姿態和勇氣,而且還會有這麼天差地別的迥異與邏輯,真讓我始料未及。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