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到了吧?還是月下老人特別照顧我身邊的朋友?紅色炸彈向我發射攻勢的頻度越來越密集。
    有的好似在發射的那一刻前就已經被設定好路程和時間的導彈,我們彼此暗自心知肚明這一顆紅色炸彈扔出來是遲早的事,扔炸彈和被扔炸彈的在那正式引爆的當下,都已然胸懷了如此的一種默契、一種共識。
    有的宛若深水炸彈--沒人壓根料想得到,這個人會這麼搶先眾人好幾步,平時關於情事總是風平浪靜三緘其口,結果冷不妨扔個紅色炸彈、嚇壞大家。
    有的沒有炸彈的震撼威力--姑且稱那是空包彈--那可謂虛張聲勢般的爆破,充其量只能說好像一場短暫炫麗的煙火表演,向諸親友扔出手後的不出多久,連熱力都尚且猶是餘溫的時候,卻又為了一些有口難言的盲目與悔悟,無奈地倉促黯淡最初喜悅的火光。
    我被我方才說完的、形形色色的紅色炸彈給炸過,截至目前不敢稱上許多、但可以肯定的是從今而後一定會越來越多。在陣陣紅色彈雨中,轟隆隆的震撼推動我去對這個人生中雖非必經、但最有挑戰性與戲劇張力的大轉折行認真地行注目禮;它們也高分貝地對我吶喊對我疑問甚麼時候我是不是也該換角去作嚇唬大家的、那個扔炸彈的人。
    規規矩矩四平八穩地計畫與宣告好像太無聊、彷彿耍猴戲般不負責任的空包彈又太虛妄,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話,我一定不改調皮的本心,來一顆諱莫如深又驚駭至極的深水炸彈吧...?!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