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廠商請吃飯,是精緻的港式餐點,鳳梨蝦球、廣州炒麵、腸粉、叉燒酥...地一道接一道,應接不暇地忙著吃,這忙起來的程度和工作時比起來還真是不遑多讓呢。
    記憶中,我很久沒有這麼盡情地吃一頓了。因為對體重的斤斤計較,深怕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減到可以輕鬆穿下S號上衣與貼身低腰牛仔褲的身材一個不小心又會吹氣球似地回到過去。
    過去,我曾經是體重快跟爸爸一樣重、牛仔褲要穿到33腰那麼大、大一第一次到社團報到還被學長當作學生家長看待的十足胖子。
    所以在歷經兩次刻意的魔鬼減肥後,之前吃東西喝飲料完全不節制的張狂收斂許多,一直戰戰兢兢地叮囑自己從今而後只能再瘦不能再胖了。
    結果當了規律上班族的這四個多月,因為一出公司門盡是一堆打牙祭的各式餐廳、路邊攤、飲料舖...,加上三不五時的請吃飯飯局,我開始從天人交戰到打破心房,然後又再一陣又一陣的大快朵頤之後開始陷入憂慮與懊悔。
    今天吃太飽了,可無奈與小感悲哀的是,我就算吃了一個太飽也不至於太閒,還得馬上窩到小小格的辦公位置上和一堆數字和單據和絮絮叨叨的電話奮戰,儘管過程中心與腦是無法停下地不斷轉動絞盡、但整個人的軀體只能按兵不動地卡死在座位上,那吃飽撐著的一肚子熱量與我的工作壓力一樣焦慮苦無去處可供消耗釋放,然後就極可能隨著與年歲增長成反比直低落下的慢速新陳代謝,一點一滴地淬成肥油長出贅肉,化為體重計上攀高至令我膽戰心驚不忍卒睹的數字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